我儿子怕是个傻子

【乡土风】 槲寄生下你和我

这名字起的…真是厉害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秦阑殿:

正剧?那什么的就是个笑话


马拽哥:破特,爱我你怕了吗


0.1


  霍格沃兹屯儿里有个暴发户叫马秃卢,他住在屯东头的马家庄里,还有个儿子叫马天龙。


  有一天马秃卢觉着马天龙也老大不小了,就想给儿子说个媒,娶了媳妇自己也好抱抱大胖孙子,然后让他媳妇黑水仙十里八乡打听谁家有年龄刚好的黄花大姑娘。


  但是挑来挑去都不合马秃卢的意,因为那些姑娘不是长得不好看就是家里不称钱,搞得马秃卢这几天又秃了不少。


  他媳妇黑水仙就安慰他,说不如让咱家小龙自己挑,我总觉得那个成天跟他屁股后头的那个小姑娘就挺好,长得也喜见人。


  黑水仙说的是住在他们家隔壁的老帕家,养了个叫帕潘西的闺女,宝贝了不得。


  马秃卢没等听完就哼哼了起来,那闺女名字不好,帕潘西,嫁过来可别变成个潘金莲。


  那就格林村村长的女儿,叫什么林…林利亚的,家里称钱不说,长得也是一等一的水灵,还跟咱家小龙一块在城里的绿皮蛇大学读书呢。


  那姑娘倒是挺好,但是三天两头就抱病喊痛的,前几天我还找算命的问过,人家说这是个没福气的,怕是要妨夫。马秃卢又没好气地哼哼了起来。


  这不行那不行,我看你就是没憋着好屁,你要是一天到晚就知道这么祸祸,咱家小龙老死都别想讨着媳妇儿了,还大胖孙子,门都没有。黑水仙这是气极了,数落了她老爷们儿一顿就摔上门回屯西头的娘家去了。


  黑水仙气哼哼地走到娘家门口的时候,就看见她堂哥黑喂狗正和一个看着面善的小伙子在前院里打渔网。看见自己妹妹突然回来,黑喂狗立马就从坐着的马扎子上站了起来,急匆匆地问是不是马秃卢又惹她生气了。黑水仙就把前因后果都跟她哥说了一遍。


  一旁的小伙子听着可能是觉得有些不好意思,叫了黑喂狗一声干爹我妈喊我回家吃饭就想抬脚往大门口跑,但是黑喂狗却把他给叫住了,大手一挥就把那个青年人拎鸡仔似的给拽了回来。


  干爹,我是真得回家了,你看我家烟囱都升起来了。那后生干笑两声,又朝着黑水仙点点头,婶子好。


  黑水仙仔细瞧了瞧这个后生仔,长得浓眉大眼不说,还很是白净喜人。


  你是不是那个和我家小龙光着屁股玩到大的那个小疤头?哎呀没想到都长这么高了啊,真好真好,成家了没有啊?


  是我是我,婶子你这么多年了还是一个样,看着比以前还年轻了。哈疤头笑了笑,露出一排大白牙。我没马天龙有本事,也就韦妮儿愿意跟着我过日子了。


  也好也好,早点成家立业就好,再生个后生小子,多好的事儿啊,不像我们家,老的不正经吧,小的也是个不愿意着家的,天天就窝在他那城里的一亩三分地儿,你说说,家里再怎么样都比宿舍住着舒坦啊。


  哈疤头又干笑了起来,其实说到这儿他心里就很不是滋味,当年他和马天龙一块在县里中学读书的时候就约定将来要一起考绿皮蛇大学,但是后来因为哈疤头家实在拿不出那么多钱供他上学,他这才回到屯儿里跟他爹一起下地干活。


  那天哈疤头一直脑子晕晕乎乎的,也说不上来是为了马天龙要结婚的事,还是自己那个被扼杀在摇篮里的大学梦,他就愣愣地看着黑水仙叽叽喳喳的说了一通,直到他妈万莉莉真的喊他吃饭的时候才跟大梦初醒似的回了家。


 


 


 


 

评论

热度(8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