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儿子怕是个傻子

【贺顶红】抽烟

春江花月夜:

明明是段子
啰哩啰嗦这么多……🙄


莫关山一直讨厌贺天抽烟。一来是在他闻起来尼古丁的味道实在不好闻。二来,接吻的时候……贺天本来就不是会好好接吻的人,跟贺天接吻的时候莫关山总会缺氧,再加上长时间抽烟那股热辣的烟味,让莫关山瞬间就会招架不住。

他说了贺天不止一次,也掐了不止一次他的烟。贺天说想让我戒烟可以,你和烟,我同样上瘾,你在我身边的时候十分钟就要吻我一次。莫关山不知道他在说什么。贺天吻上来,“我每十分钟都想抽一根烟,要你给我戒烟啊。”

莫关山推开他,贺天总是用这样的蛮不讲理的方式跟他打迂回战。

这几天贺天家的公司在谈一个大合同,贺天每晚都忙到很晚。应酬完回家莫关山已经睡了。

这天莫关山睡的不是很沉,听到大门开合的声音,知道贺天回来了,也就放下心睡了,迷迷糊糊中听见贺天洗了澡。过了很久,却不见贺天上床。莫关山突然就醒了。

坐起来发现贺天不在卧室。

莫关山轻轻开了卧室门,发现贺天没开灯,在客厅抽烟。借着月光,莫关山看见贺天没穿上衣,尽管这几年贺氏的重担渐渐压在贺天身上,但贺天也会抽时间每周至少去一次健身房,所以月光下肌肉的沟壑在身上形成细小的阴影,贺天倚靠在沙发上,眉头微皱,食指和中指夹着香烟,吐着烟圈。
莫关山知道这次的合同对于贺氏来说是一次大的转折,这个大单子接了,整个公司的业务水平都会有质的提升。

莫关山看着贺天,贺天没注意到他。莫关山以前从未仔细看过贺天抽烟,或者说,莫关山从前也不曾仔细的看贺天,他不是那种把感情都表现在表面的,不善表达,也不善表现。他和贺天走在一起,不得不说贺天在他们的感情中占大部分的主动。

贺天长得好看,莫关山一直都知道,从前就是一直有一群一群的女生跟在贺天后面,贺天收到过的情书不计其数。
黑暗中,月光泻了满地。莫关山隔着烟雾看贺天。眉眼如画,平时贺天是从来不对着他皱眉,这样看贺天皱眉吐烟圈的样子,莫关山忽然有片刻的心动,他一直反感贺天抽烟,此时此刻,此情此景,让莫关山觉得贺天安安静静抽烟的样子竟然这么的性感,如果贺天真的戒烟了,那虚虚夹着烟的手指,含着烟的嘴唇,微皱的眉头,这让莫关山有些脸热的画面不再出现,他居然觉得有些可惜。

烟卷慢慢燃着,在烟灰即将掉下来,贺天坐起来往烟缸里弹灰之前,莫关山走过去拿起烟缸,递到贺天手前。

贺天看了他一眼,问他怎么没睡。

莫关山答:“听见你回来,洗完澡没过来睡。”

贺天说看你睡了我出来抽根烟,你不是讨厌烟味么。

“合同还顺利吗?”莫关山问。

“还在谈,可能还需要一定的让步。”贺天认真的给他解释。

“那……”莫关山担心。

“担心啊?放心吧,这个合同必须拿下来的,你男人我还搞得定。”贺天总是不会放过每一次占便宜的机会。

“我相信你。”莫关山从贺天手里拿了燃尽的烟蒂,在烟缸里按了按,把烟缸放了,握着贺天的手说。

贺天终于察觉到不对劲,“今天怎么回事?”

“什么怎么回事?”莫关山抛回贺天的问题。

“有问题啊,莫关山,是不是做什么对不起我的事了?”贺天反握住莫关山的手,侧了侧身,把莫关山拦在沙发靠背和自己的胸膛中间,玩味的看着他。

“哪有什么问题,还以为你事业上遇到了什么瓶颈,来安慰安慰你,没想到贺总这么厉害搞得定,不需要人安慰啊!”既然听到了贺天胸有成竹的保证,莫关山知道贺天肯定是可以的,所以想逗逗贺天,放松下他的心情。

莫关山很少跟贺天逗贫,偶尔这么一次,贺天都会觉得好笑又可爱,但这样机会贺天是不会放过的,“谁说不用啊,我郁闷着呢,快点安慰安慰我。”

“我不都说了么!”

“说哪管用啊,你就不能好好的安慰一下我?”

莫关山捧上贺天的脸,用力亲了一下贺天的嘴,然后推开他,“行了行了,我睡觉去了。”

“我还没说行呢!”贺天不依。

莫关山说是要去睡觉,但其实等着看贺天到底想干什么呢。

“那你想怎么样?”莫关山捏着贺天的下巴晃了晃,但是一瞬间就把手收回来了。今天算是破了他的戒了,从前这些动作都是贺天随随便便做做的,莫关山第一次这样豁出去,还是有点不习惯。

贺天被莫关山如此明显的调戏的动作吓了一跳,但他承认的确被莫关山调戏到了。

贺天退开压制着莫关山的身体,站起来打横抱起莫关山,咬着牙回答了他的问题:“回卧室再说!”


评论

热度(36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