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儿子怕是个傻子

【绿基巴叉】我的危险前任 07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zz啊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Futuristic Lover:


Warning:绿基巴叉闺蜜组/EC/盾冬/虫绿/锤基/无能力/现代AU/深井冰欢脱画风/OOC慎点


声明:我不拥有这些角色,但OOC算我的


(本章主EC)


食用愉快。
——————————————————————
  如果能有和六年前的自己碰面的机会,Charles心想,他保证揍得自己连他都认不出是谁揍了他。


  如果早知道事情会变成这样,Charles悔恨地想,六年前的那天上午他就应该乖乖地躺在床上,而不是穿着什么鬼的淡紫色平角泳裤、去什么鬼的沙滩旁边、晒什么鬼的日光浴。


  如果他那天没有去沙滩上晒太阳,他就不会听到那几声呼救声。要是他没听到那几声呼救声,他也不会一坐而起,然后一眼看到那个挣扎在海里的、臂下套着个漏气鲨鱼形救生圈的男人。


  即使那个男人看起来傻透了,Charles还是本着救人要紧的宗旨,“噗通”一声跳进了海里,奋力向那个在浅水区乱扑腾的男人游去。


  救人的过程当然相当艰辛。


  也不知道是因为惊慌还是害怕,溺水的男表现出一种无意识的攻击性,Charles在靠近那个男人的时候,差点直接被他狂乱挥舞的双臂无意识谋杀。


  救人心切的Charles只好游到男人的身后,双腿张开紧紧夹住男人的腰,张开双手搂住男人的脖子,努力把自己固定在正胡乱挣扎的男人身后,然后在他耳边说:“冷静下来,我是来救你的。”


  待男人稍微镇定,Charles就搂着他的脖子拼命往岸上游,他几乎是使出了吃奶的力气,才把重得跟等体积花岗岩一样的男人拖上岸。


  上岸之后,两人瘫坐在沙滩边,Charles累得不停地大喘气,而被他救上来的男人则捂着喉咙不住咳嗽。


  好不容易喘顺了气,男人皱着眉,抬起深橄榄绿色的眼睛,打量起Charles。


  Charles回以友善地一笑。他伸出手拍了拍男人的肩膀,温和地问:“感觉如何?”


  男人依旧皱着眉,冷峻的脸色让Charles一瞬间觉得自己遇到了个另类的碰瓷犯。


  “感觉很不好。”男人低声回答。


  Charles没想到男人会这么说,他眨了眨眼睛,问:“那……有什么我能帮到你的吗?”


  男人依旧一瞬不瞬地注视着Charles,暗色的虹膜让那双眼睛里的所有情绪都显得晦暗不明。


  见状,Charles温和地笑了笑,说:“我的朋友,不用觉得不好意思,尽管开口,只要我能做到的,我都会尽量帮你。”


  男人闻言抿了抿嘴唇,抬起眼睛凝视着Charles,眼神无比真挚,他说:“那你介意给我做个人工呼吸吗?”


  Charles挑了挑眉。
 
 
  ***
 
 
  男人当然是Erik。


  后面的事情乏善可陈,无非就是Erik屡次以救命之恩为借口约见Charles。而出于某些原因,Charles欣然赴约。


  约了几次,Charles慢慢了解了Erik的情况。虽然Erik一直不肯透露自己的职业,而且笑起来怪怪的,但是看他的穿着打扮和每次的大手笔,Erik无疑是个名副其实的钻石单身汉。


  当然,这些条件并不足以打动Charles,真正打动Charles的是Erik和自己难得的合拍。不得不说,不管是在白天,还是夜里,无论是床上,还是床下,他俩都相当合拍。


  慢慢的,Charles愈发觉得这个缺少表情的中年男人不失为自己的良配。接下来的故事就落入了俗套,无非是眉来眼去卿卿我我、郎情郎意干柴烈火。


  然而,故事显然没有按照一般的套路发展下去。


  事实上,情节在某一天突然急转直下。事情转折得太过突然,以至于Charles在被套着黑色头套、五花大绑地扔进车后备箱的时候,还没有反应过来当时发生的一切和自己的准未婚夫有关。


  Charles在后备箱被颠簸了一路,终于在快被颠散架的时候,被人抬了出去。


  Charles被推搡着走了一段路,中间不知道多少次踢到台阶,要不是有人一路架着他,他估计早就被磕得头破血流了。


  走了很久,推着他的人终于停了下来。


  有人粗鲁地撤掉了套在他头上的布袋,Charles终于重见光明。


  接着,Charles就看到,在距离自己不远的地方,一个面色发青的高壮男人正背着手站在自己面前。男人正微微昂着下巴,垂眼打量着Charles。


  Charles也勇敢地打量回去,他挺胸抬头,尽量让自己看起来有气势一些。但Charles丝毫不知道,其实他现在的样子和“气势”二字没有半毛钱的关系,事实上,他现在看起来完全就是只受了惊的家养鹌鹑。


  Charles绷紧下颚,假装强硬地说:“这位先生,您大费周章把我请到这儿,请问有何贵干?”说完他画蛇添足地补充道:“或者我有什么能帮到您的吗?”


  身着长袍的男人挑了挑他基本不存在的眉毛,开口道:“据我所知,Erik很快就要和你订婚了。”


  Charles心下一惊,心说眼前的人原来和Erik有关系?


  Charles打量着眼前男人和Erik一个模子刻出来的方下巴,还有那越看越觉得和Erik如出一辙的中二眼神,电光火石见,Charles马上反应过来,他一个标准无比的深鞠躬,然后毕恭毕敬地喊道:“岳父大人!”


  随之而来的是戏剧性的片刻宁静。


  “我不是Erik的父亲。”男人依旧面无表情。


  Charles心下大骇,他看着男人满头不是为何物的小脏辫,心说难不成是岳母?


  Charles还来不及感慨Erik的母亲真是有个性,眼前的人就表明了身份,说:“我是Erik的老板,你可以叫我Sabah。”


  Charles陡然生出一种如释重负的感觉。


  “老板?”Charles重复道。


  “没错,”Sabah补充道:“顶头上司。”


  Charles露出不可思议的表情,越发搞不懂现在的情况是怎么回事。


  虽说他和Erik已经准备订婚,但是他连Erik的父母都没见过。倒不是Charles不愿意见父母,而是因为Erik对自己的身份讳莫如深。Erik不提,Charles也不问,毕竟在Charles看来,爱情只是两个人的事。


  Sabah翻了一个不太明显的白眼,然后沉声说:“你知道和Erik结合——意味着什么吗?”


  Charles更加疑惑了,意味着什么?能意味着什么?意味着……恐龙从天而降?或者是肺鱼统治世界?


  “和Erik结合,意味着你将成为他的人。”Sabah顿了顿,“但Erik是我的人,所以,这意味着,你将成为我的人。”


  Charles心中暗骂这是什么鬼逻辑,他刚想开口发表一篇关于人权与自由的长篇演讲,Sabah就抬手,制止Charles继续往下说。


  “既然你是我的人,那就要拿出点诚意。”Sabah斜眼打量着Charles,那眼神仿佛是在打量一只就快被拿去熬汤的秃毛鹌鹑,令人不寒而栗。Charles甚至从那双眼白过多的死鱼眼里看到了一丝诡异的光。


  “诚意?”Charles皱着脸,极不情愿地问:“不如婚礼那天,我亲自来给您送喜糖,好不好?”


  Sabah勾起嘴角,露出一个不怀好意的笑容。他拍拍手,两个奇装异服的人从大厅的黑暗中闪出来,一左一右架住Charles。


  Charles下意识地开始挣扎,但是那两人手劲极大,Charles只挣扎了几下,就知道自己挣脱无望。


  接着,Charles就听到Sabah说:“你的头发很漂亮,为了表示诚意,就用你的头发给我织一副手套吧。”


  “什么?”Charles不可思议地睁大眼睛,他大喊:“怎么可能?我的头发怎么可能够织一副手套?”


  Sabah仔细打量着Charles的头发,好像想用肉眼数清楚它们究竟有多少根,半晌,他才说:“说的有理。”


  Charles刚暗自舒了一口气,还来不及感叹自己的机智,就听到Sabah说:“那就先剃下来,织一只手套。你先呆在这儿,等什么时候头发长到够织下一只了,你再走。”


  Charles狂呼乱喊着被被拖走。他被关在了一个小房间里,当天晚上就被剃了头。
 
 
  ***
 
 
  等到Erik得知Charles在Sabah那儿时,已经是半个月以后的事情了。


  据有关人士透露,Erik在知道这件事的时候,脸色就像是露天放置了三天的牛排——冰冷,并且臭到不行。


  当时,震怒的Erik抬手狠狠地拍了一下桌子,打翻了桌子上的热茶。热气腾腾的茶泼洒在Erik面前的桌子上,蒸腾的热气让Erik有那么一瞬间看起来确实是气得冒烟了。


  接下来,黑手党二把手Erik二话不说就带着手下跑去端了黑手党一把手Sabah的老巢。


  过程当然也相当艰辛,但是真正的高潮其实发生在那一片混战中。


  当时,在Erik扛着重型机关枪一顿扫射之后,一个后脑勺光洁到不可思议的小矮个不知道从哪儿窜出来,然后冲进了一片混乱的大厅里。


  Erik清楚自己的手下绝对不会想不开到把头剃成那个鬼样,于是他直接将这个衣冠不整的灯泡头定义成了Sabah的人。


  接着,一颗口径为5.56mm的子弹就径直射进了趁乱出逃的Charles的后腰。


  Charles惨叫一声,捂着后腰,轰然倒地。
 
 
  ***
 
 
  Charles在医院醒来之后,就面无表情地凝视着纯白的天花板,心里默默考虑和Erik分手的事宜。


  分手的原因有很多,表面原因是Charles接受不了之前表现得格外正直古板的二十四孝好男友Erik会是个混黑手党的凑流氓,真正的原因是Charles相当气愤Erik对他事事隐瞒的无耻行径。


  Charles还没想好该怎么跟黑道人士Erik委婉地说明他想散伙的意愿,Erik就从病房门口走了进来。


  他直接向Charles走来,直接坐到Charles的病床边,直接一把抓起Charles的手,紧紧握住,再放在唇边吻了吻,接着,Erik语气凝重地说:“Charles,我要告诉你一个坏消息。”


  Charles试图不着痕迹地从Erik手中抽出手,然而Erik握得太紧,Charles试了几次都没成功,他只好暂时放弃挣扎。


  “坏消息?”Charles挑眉看着Erik,没好气地说:“如果你是想告诉我,你是位热衷于违法乱纪、杀人放火的黑帮人士,那么就不麻烦您开口了,这我都知道。”


  “不,Charles,我不随便杀人,我一般先警告,警告无效再武力震慑,只有在前两个方法都失效的前提下,我才会不得已才用最后一步。”Erik的眼睛依旧真挚,他说:“而且我想说的不是这个。”


  Charles瞪了Erik一眼,面色不善地说:“哦,那如果你想告诉我的坏消息是我被你的老大剃光了头,也请闭嘴,这我早就知道了,我甚至知道我的头发被他拿去织了一只手套。”


  “不,不是这个,”Erik努力睁大的眼睛在白色的灯光下显得呈现出一种淡淡的莹绿,显得分外无辜。他说:“我想告诉你的是,你的腿断了。”


  Charles不敢置信地睁大眼,完全不相信这个既定的事实。
  他一把掀开被子,试图控制自己的双腿给Erik表演一个旋转劈叉,接着毫无悬念地失败了。


  “我的腿……”Charles伸出一根食指颤巍巍地指着自己毫无知觉的两条腿,问:“断了?”


  这个突如其来的消息太过震撼,以至于Charles完全忘了刚才想好的分手宣言。


  “谁打断了我的腿?”Charles忍无可忍地大喊,半辈子全靠三条腿走天下的Charles完全接受不了自己忽然失去两条腿的事实。


  他一个鲤鱼打挺坐起来,一把抓过Erik的前襟,几乎是气急败坏地问:“究竟是谁打断了我的腿?”


  “是我。”Erik低声回答,同时勇敢地与愤怒的Charles对视。


  Erik凝视着Charles的眼神带着无与伦比的沉痛,他说:“对不起,Charles,我发誓我会对你负责一辈子的。”


  接着,Charles感觉被Erik握住的左手上的无名指忽然一紧。他暗叫一声不好,低头一看,就看到一枚明晃晃的钻石戒指已经牢牢地套在了自己的无名指根部。


  “喜欢吗?”Erik微笑着伸出自己的左手,给Charles看。Charles就见他左手的无名指是戴着一个同款戒指。


  Erik一脸幸福的笑意,他对Charles说:“你昏迷的时候,我顺便把咱们的结婚证也办了,等你出院,咱们就去把婚礼办了。”


  Charles气急攻心,一个没忍住,也顾不上什么委婉或者交谈策略了,他直接甩开Erik的手,然后大声宣布:“Erik,我要跟你分手……呸,离婚!”


  Erik的脸色马上以肉眼可见的速度黑了下去。
 
 
  ***
 
 
  后面的事情就相当简单了,无非就是Erik一边拒签离婚协议书,一边寻遍名医为Charles治腿。


  而另一边,Charles则坚持,只要Erik不道歉、不退出黑手党组织,这婚就非离不可。


  Charles坚持着不妥协的政策,而Erik则坚持着不认错的原则,他们就这么耗着,谁也不迁就谁。


  在Charles几次出逃之后,Erik终于忍无可忍地开始了监禁政策。然而,有压迫就有反抗,随着Erik的监禁手段日渐成熟,Charles的逃跑手法也愈发高明。


  值得一提的是,Charles每次出逃,都会在被抓回去之后受到一些惩罚。


  之前的惩罚措施普遍具有相当淫邪的生物学意义。而这一次,Charles向Erik隐瞒了双腿的康复情况,又利用其优势出逃,令Erik大为火光,于是,Erik终于下定决心用Charles的头发织一只手套。手套这件事,可以说是Erik的一块心病,第一只手套早在端Sabah老巢的时候就被Erik搜刮来了,这次终于要凑够一双了。


  于是,就出现了之前的情景。


  如今,Charles被压在Erik身下,对门口的Bucky声嘶力竭地大吼道:“救命!这个恐怖分子要剃了我的头发,然后用它去织毛衣!”


  Loki和Harry看向Erik的眼神顿时充满了恐惧与仇恨。
 
 
  ***
 
  TBC


——————————————————————————
  有小天使专门留言要我解释为啥黑帮大佬会和大学教授认识,嗯……大概事情就是这样。


  这篇真的难打tag,也不知道到底该放在番外里还是放正文里。想了半天就放正文里,但是cp只打ec的tag。


  最近又开始忙一些……寻访事宜,大概就是约会学长学姐(……)。每天都会被渣队友召唤出去,寻访完了,我一个大妹子就跟着他们去游戏厅,然后看他们大把大把地挥洒着游戏币,像磕了药的黄鼠狼似得玩投篮机……


  最近又有一个脑洞,想写一篇强势点的闺蜜组,画风大概会是“我老婆是大佬”这样?试试看能不能尽快把这篇完结了再开新坑。本来这篇想开开车,但是最近好像严打……那我含蓄一点。

评论

热度(23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