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儿子怕是个傻子

(迹不二)化干戈为玉帛

笑到昏厥

E984:

随便写的恶搞小段子,看完笑一笑就好,不要当真。天雷,真的很雷。


为什么有这个cp,请问许斐刚。没想到2017年了还可以嗑一口AF






听到迹部和不二为了他打起来的时候,手冢把一口运动饮料全喷了出来。


然后他威胁了桃城武发死誓什么都没看到,擦了擦嘴,脚步有些虚地往外走。




“不二你这个绿茶婊!”


“碧池!贱人!”


青学网球部的操场上,天才不二周助和冰帝的部长迹部景吾,指着对方,一口一个“圣母白莲花”“妖艳贱货”,互骂碧池。


这种撕逼不看不是人。围观群众有小一百个了,拼了命往操场外围挤,河村和乾把他们往外推,热闹的一比。


永远风度卓然、温文尔雅的青学校草美少年NO.1不二,一向高傲自持、把贵族美学挂在嘴边的王子殿迹部sama,此刻已经把安全距离缩到了半米之内,只消一个挥手,就能打到对方的脸。


他们眼神冒火,话语粗俗,恶狠狠、恶狠狠地,两双纯正的蓝色的漂亮的眼睛,化成利剑愤怒地刺向对方的脸。


不二双手抱胸,迹部单手叉腰。


不二的笑容早就随着迹部的到来丢进了垃圾箱,他装点了惊人的锋芒,质问迹部:


“大少爷你是不是有毛病?来招惹他?”


迹部也不是吃素的,真正说起凶,他发脾气的时候立海那几个都比不过。


“你他妈才是有毛病,谁招惹谁,你又干嘛招惹他?”


“当年废了人家的手,现在又上赶着倒贴了,是你吗?迹部君?”


“听说人家要走的时候,一哭二闹三上吊的是你吗?不二?”


“一天到晚没事献殷勤,连摩托艇都准备好了强迫人家跟着你私奔的,是不是你?”


“连殷勤都不好意思献,又当又立的巴着脸凑上来要别人带上自己的,是不是你?”


“你最好拿你那个暴发户专用土豪金手机把自己的样子拍下来,看看你跟手冢说话的时候是什么色欲熏心的痴汉表情。”


“我建议你拿自己那个文青专用破单反全天24小时记录一下自己,每天是不是一副绿茶婊装可怜的样子黏在手冢旁边。”


两个人扑到了地上,打了一个滚,不二揪住迹部的头发。


“打比赛的时候手段那么卑劣,一个队伍里时又装得那么伟大!好像什么自我牺牲一样,装那样给谁看!”他坐在他身上,对他大吼。


迹部比不二高,一场比赛连打二十个扣杀的力气,比他大得多。


不二都是四两拨千斤地化解对手的网球,但碰上迹部的蛮力,他拼不过。迹部扯住不二的衣领,翻了一个身,压到他的身上。


“我卑劣!我装伟大!管你P事!你喜欢也去追好了!就只会哭的家伙!”


尘土把金发和棕发弄脏了,手冢赶到的时候,迹部坐在不二的身上,两个人死死僵持住,抓住对方的手腕,脸上衣服上都是脏污的灰。


“太带感了……” 越前三观碎裂,震惊到无话可说。


桃城偷偷瞟了一眼他部长的清秀的面容,感慨道:“部长你真是蓝颜祸水啊。”


手冢已经丢脸丢到阿尔卑斯峰了,他顾不上训斥桃城的无礼,匆匆跑了过去把迹部从不二身上拉了起来。此刻,这巅峰一刻,这个在未来三十年内都会名震关东网球圈的修罗场画面,手机的闪光灯闪到快爆炸,乾的DV已经要自燃了。


他拉开迹部,怕惹祸上身,迅速放开了他,然后又去拉不二,拉起他,看他们两个又虎视眈眈的样子,把两个人一手一个抓住,分得远远的。


“别闹了。”


除了这个他还能说啥。


三个人保持着白学现场的姿势保持了整整五分钟后,冰帝的场外援助嘉宾到了。


宍户亮一边骂“丢人”,一边去拉迹部,迹部不肯走,他连拖带拽,把他的部长弄回了直升机上。


“敝校的学生给你们添麻烦了。”榊太郎朝手冢和不二(以及躲在远处吃瓜的龙崎教练)点了点头,表示歉意。




听到迹部又来青学的时候,手冢没在喝水,他推了推眼镜,觉得自己的心态已经很稳了。


“情况怎么样了?”手冢问。


“暂时没有情况。”


“???”


总之先去看看,手冢带着桃城他们来到了上周的场地,发现没有迹部的人影。不二也没有。


“报告部长!迹部好像在校门口!”


上次在学校里干架还不够,是要打到外面了吗?!手冢想到自己所剩无几的名声,一阵头晕眼花低血糖。




迹部没穿冰帝的校服。他白色的打底外面套了件黑色的长外套,牛仔裤裹着细长的腿,戴了副墨镜,火红的法拉利打横着停在青学简陋的大门口。


看帅哥的、看修罗场的小姑娘把附近的三条马路堵得水泄不通。


看到手冢,他摘下墨镜挂在领口,打了个招呼。


“哟。”


你还哟!手冢泰山崩于前而色不变,他打手势让人拦住不二外加通知冰帝的外援,一边思考对策和名声挽救方案。


他不动声色地试探:


“迹部,你有什么事吗?”


“等人。”


然后就无话可说了。手冢观察迹部,他低头玩手机,手速飞快地打字,看上去心情不错。


手冢又试探:


“你等谁?”


迹部抬起头,好笑地看了他一眼。


“不二啊。”




药丸!!!!!!!!!!!!!!!!!!




手冢打手势通知情况升级,如预想一般事态会进入上周的白热化!在发展到那这种程度之前不二!!!!!!——


“不好意思……我错了,我错了手冢部长,没拦住不二前辈。”


说什么都来不及了,白学现场的最后一个当事人从容地穿过了青学的大门。


不二朝法拉利走去。他也没穿校服,黑色的套头衫外是米色的风衣,挽起裤脚的阔腿裤,干净的跑鞋,洁白的脚踝露在外面,一步一步地走向了靠在豪车上的美少年,蓝眼睛与蓝眼睛沉默地对撞。


迹部打开了车门。


“走吧。”


手冢冲了过去就把车门甩上了。


“你们要干嘛?”


去人烟稀少的地方约架然后毁尸灭迹一了百了???


不二笑了,是一向的温柔的带着促狭的微笑,迹部笑了,一如既往的轻狂骄傲,明亮无霾。


“去玩啊。”


他们一起说。


“不打不相识。”不二如沐春风。


“这家伙还挺带感。”迹部十分感慨。


“有机会再打。”不二说。




法拉利绝尘而去,手冢沉默了,桃城武越前龙马菊丸英二河村隆大石秀一郎乾贞治海堂薰都沉默了。


还是桃城打破了沉默。


“部长,你头上怎么有点绿?”




绿你妈,桃城武绕青学三百圈,手冢把前三个字憋回去了



评论

热度(42)

  1. 我儿子怕是个傻子E984 转载了此文字
    笑到昏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