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发的美人真好嗑

宇智波六件套 哈德 GGAD EC 盾冬 锤基 霜冬 卫聂 政聂 墨凤 良凤 星明 紫赤 赤黛 黄灰 虹灰 最近新萌上了旭润 拆cp没关系 不要逆我cp 我会骂人的

Who the hell is hero? (43)

美国队长的凝视哈哈哈哈哈哈哈

噗噗:

巴基抬起头来,目光盯准被一小团红光托着的,在自己周围浮动的手机,或许是他神经过敏,总觉得对准自己的镜头后面,有无数的视线正在监视着自己。

“你这是……在录像吗?”他不明所以的问控制它的旺达。

“哈,啊,是呀,那个……”旺达的视线在心虚中不住游移,“我怕队长赶不回来参加他的生日宴会,又或者到不了开宴会的时间,这个蛋糕就要被患了甜食缺乏症的大伙儿抢光了,所以……没错,我要把制作的全过程录给他!”

当你有幸成为了最受国民喜爱的超级英雄,而又那么凑巧,你的生日就在国庆日的这一天,那也就注定了你别想窝在自己的沙发上,舒舒服服的期待着亲朋好友为你筹办一个简单又温馨的生日宴会,相反,你不得不将自己放置在聚光灯下,面带感恩的笑容来接受更多人的祝福,并且还要虚伪的发表一篇或者慷慨激昂或者感人肺腑,但一定要对未来保持积极态度的演讲。

而在你竭尽全力的试图投入进本心拒绝的角色中时,你的身边还杵着一位不只是有点儿恼人的总统阁下……美国队长的内心毫无波动,而与他同行的既充当保镖又负责公关的“黑寡妇”女士,脸上的表情与其说是警惕,不如说是“见鬼去吧,你们这群废物”!

所以说,有时候政府会将复仇者们定义为威胁,也不是没有道理的……

话说回来,巴基当然注意到了旺达目光的闪躲和言语上的紧张感,但更多的信任叫他没有抓住这点儿疑虑不放,他很快又将注意力转回到手中的搅拌器和越来越稠密的淡奶油上。

“搅拌器真是个聪明的发明。”巴基有感而发,“有了这家伙即便是个姑娘也不会因为要做十几人份的蛋糕而累疼自己的胳膊了。”

“这不是你第一次为队长做生日蛋糕,对吗?”旺达坐在巴基对面,一手托着腮,一手挑拣着待会儿要用来装饰蛋糕的红樱桃吃。

“自然不是,我们都相识那么久了,我记得上一次帮他庆祝生日还是在战地,当时物资匮乏,我们好不容易才凑齐了材料,我用废弃的砖头垒了个烤炉,给大家伙儿烤了几个……姑且可以算作玛芬的小蛋糕……呃,可不怎么美味。”

“听起来挺浪漫的,真的,我说不好,总之就是……感觉挺暖的。”嘴里的樱桃尝起来像是用糖渍过的,可旺达知道实际上并没有,都是心理作用。

“相信我,事实上那凄惨透顶!原本,我是打算送给他一把恰西克马刀作礼物的,那可是个稀罕玩意儿,即便他用不习惯也能拿它换一笔钱,可他偏不要,他坚持'手工制作的礼物才能更好的表达心意',这是他的原话。”

“听起来确实是队长的风格,所以即使是在七十年前,他也是个顽固的守旧派?”

“可不是嘛……”巴基点点头,一时间,无数过往的回忆化成薄雾在他的眼眸中缓缓流过,他时而浅笑,时而又皱一下眉。

旺达有些不喜欢他陷在回忆里的样子,即便是很美好的回忆也叫他看起来有些伤感,她更喜欢现在进行时的巴基。

“在我认识你以前,我还以为来自过去的人都不喜欢使用新兴科技。”旺达出声打断了巴基的沉思,“比方说,如果是队长,我想他还是会自己手动打奶油的,因为利用科技制作出来的东西就同店里买来的没什么两样了,简便的过程使其丧失了心意。”

“啊……”巴基有一瞬间的恍然无措,接着他快速想出了对策,“那个……你还是别给他看录像了,我们就骗他说是全手工制作的!”

“这个没关系。”旺达摆了摆手,“我会后期处理视频的。”

“好吧,你当然会,你是个聪明的小丫头,我从不怀疑。”巴基说,“你真的不考虑史蒂夫的建议,去读个函授大学什么的?你还年轻,多学学对你来说……”

“拜托你饶了我吧!”旺达立刻尖厉的打断了他,巴基闭上嘴,目光却依然凝聚在她身上。

“不,更别用这种'美国队长对你很失望'的眼神看我!”

有一个严肃的“老爸”就已经很够了,我不想再来一个爱操心的“老妈”!旺达在内心里烦恼的咆哮。

于是,在托尼迈着他标志性的小碎步欢快的跑过来的时候,旺达头一次在看见钢铁侠后生出了一种“终于得救了”的解脱感觉,她长长的舒了一口气。

“嗨,你已经开始了!你有收到我叫人送来的制作蛋糕的材料吗?”面对一桌子的蛋奶糖,托尼眼睛闪亮得几乎能冒出火花来。

“是的,你的秘书搬来了整整三箱贵得要死的淡奶油,朗姆酒,松露巧克力……我们可以吃上一阵子了,可前提是,必须得瞒着娜塔沙。”巴基对此可不抱希望,“哦,对了,他还托我转告给你,他是毕业于纽约帝国大学的高材生,如果你再命令他干一些诸如送快递的工作,他会辞职的,一定会。”

托尼满不在意的“嘟”了一声,“我还以为那个大学出来的人都很喜欢送快递呢,睡衣宝宝不就送披萨送得很开心。”

伙伴们陆陆续续的在开放性厨房的长案边聚集起来,他们当然不是来围观巴基精湛的厨师技艺的,此刻,他们就像斯考特最爱的蚂蚁们,仅仅是受到了糖类和脂类的感召,就连基本食素的班纳都挖了一勺和了枫糖浆的奶油到自己半满的咖啡杯里。

不夸张的说,娜塔沙毫无底线的饮食控制规程差点造成了非战斗性减员。

“你们真的不打算去外面看看吗?”刚从外面回来的山姆讲起了他的见闻,“今年的庆祝活动尤其盛大,到处都是红白蓝的海洋,只一会儿功夫,我就撞见了十来个穿队长制服的家伙。”

托尼故意打了个哆嗦,“听起来真是既惊悚又叫人恶心,求你别说了,我还要吃蛋糕呢!”

“你要吃的正是队长的生日蛋糕,能不能请你端正起尊敬的态度来忠诚的品味它。”少年时代也曾做过美国队长小迷弟的克林特重重的推了托尼一下,“你不能不承认,比起钢铁侠来,绝大多数人还是更爱美国队长的,尤其他还是个金发甜心,你知道,在个别脑残粉的眼中,他崇高圣洁得甚至不需要大便。”

“闭嘴好吗,克林特!”正要开始融化巧克力的巴基咒骂了一声,“你彻底把它变得恶心了!”

“嘿!我可是在替你的老相好说话呢!”

“不需要,谢谢!”巴基一脸冷漠的表示,“这世上根本没有完美无缺的人,什么'美国队长总是对的',全是迷信!在我这儿,史蒂夫·罗杰斯是美国队长,却不仅是美国队长,他当然有缺点,事实上,还不少呢!”

既然美国队长的“最好的朋友”都这么说了,其他的普通朋友就更加不需要隐忍了,在短暂的沉默酝酿之后,自由言论爆发了一个小高潮。

班纳:“我早就这么觉得了,其实他的脾气不太好,不是吗?好像总有什么令他感到气愤,只是比起发泄出来,他更习惯将愤怒压在心里。”

克林特:“不不不,想想那些惨死在他重拳下的沙袋,他还是发泄了的。”

托尼:“说得出'我可以干架一整天'的人,你们还指望他有好脾气?”

克林特:“要我说,他并不像传说中的那么端正,不论生活中,还是作战的时候,他耍起心眼儿玩起套路可是流利极了,当然在我熟悉了巴基之后,我很难确定他们之间到底是谁影响了谁。”

托尼:“有区别吗?还不是一个窝里的白眼狼!”

斯科特:“我只觉得他冷不丁的有点吓人,训练中心的特战队员也都挺怵他的。”

克林特:“哦!我明白,那种'美国队长觉得你做得不对'的眼神,能让你感受到来自灵魂深处的审判!”

“他还有点儿顽固,在正确与错误之间,他甚至不会选择折中的途径,并且他很会说服人。”就连山姆也说,“有时候你心里明明清楚最好暂时放缓脚步,迂回前进,可就是不由自主的跟随他向前冲了。”

克林特:“他确实有这种神奇的魅力,好像跟着他走就是光明。”

托尼:“啧!都是金发惹的祸!”

……

“我觉得你们还是不要太坦诚了……”旺达小心的瞟了一眼低着头给蛋糕胚穿上奶油外衣的巴基,“要知道,一般爱人们都是我可以随便说对方的不是,但是其他人绝对不可以。”

“没关系的,旺达,史蒂夫他是美国队长——即使所有人都认为最好不要,只要他认为是对的,他就一定会坚持下去的美国队长,可见他不可能会在意批评的声音。”

巴基也显然没把他们的评论听进心里去,“愤怒,威严,顽固……你们提到的这些缺点,于他,基本上可以说是正义和勇敢的伴生物,命运对他可算不上友善,如果不具备这些或好或糟的特殊品质,谁会在意一个微不足道的小男孩儿呢?”

“你会,在他还是个微不足道的小男孩儿的时候,他就拥有了你。”班纳的声线很适合抒情,听起来分外叫人感动,“其实我们刚才所说的那些——队长的问题,在你回来之后,除了依然顽固怀旧,基本上已经不存在了。”

巴基微张着嘴巴傻兮兮的呆愣了一会儿,他之前似乎从没意识到他的存在能如此深的影响到史蒂夫。

“好吧。”他下意识的吞咽,缓解喉咙里的干涩,“他有我,可见上天还算是有点儿心疼他的。”

克林特绕过去,拍了拍他的肩膀,“这话也同样适用于你,命运对你不怎么样,但她给了你史蒂夫·罗杰斯,也算是有几分怜惜在吧。”

此时的巴基已经逐渐适应了方才胸腔里突然满胀的感觉,他还歪过头,狎昵的瞥了克林特一眼,“那是,毕竟我们是彼此唯一的有着相似的经历,且能携手走到最后的人啊。”


——————

不要问我为什么现在才码队长的生庆文,并且还没写完……

题外话,英语渣的我认为小丫头的准确翻译是“baby girl”,感觉巴基这么称呼旺达会挺可爱的!

评论

热度(25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