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发的美人真好嗑

宇智波六件套 哈德 GGAD EC 盾冬 锤基 霜冬 卫聂 政聂 墨凤 良凤 星明 紫赤 赤黛 黄灰 虹灰 最近新萌上了旭润 拆cp没关系 不要逆我cp 我会骂人的

失忆伪装病患者2

七月的蓝兔子:

*现代架空校园paro


*校霸x学霸


*突发的脑洞,无聊啰嗦慎入


*人物ooc预警,慎入


*是坑






2






奈良鹿丸靠在医务室门口,抬头仰望着对面的教学楼,少得可怜的白云正慢悠悠从天台顶端飘过,他就盯着那两抹云,时间早已过去大半个小时,而派出去的瓜怂现在都还没回来。


 


身后又传来鸣人的声音,这家伙还在孜孜不倦地扯着小花花,“他会来看我……他不会不来看我……他会来……他不会不来……”


 


还真是可怕的占卜之术啊,鹿丸吊着死鱼眼想,完全没有一点点漏洞。


 


楼道里传来脚步声,鹿丸立刻打起精神,老远就看到因为完成任务而满脸兴奋的瓜怂和黑着脸的宇智波,两个人正一前一后往医务室走过来。一看佐助这脸色鹿丸就能猜到中途肯定出了什么幺蛾子,不过无论如何,好在人总算是来了。


 


简要地和佐助说了一遍事情全过程之后,见佐助半信半疑地拧起眉,鹿丸也很无奈地叹口气:“医生说了只是临时性记忆缺失,说不定什么时候就会恢复记忆,可现在比较麻烦的是他只记得佐助你,我想你应该可以帮忙把他带回家吧?毕竟那家伙就住在你隔壁……”


 


“……”


 


鹿丸又叹口气:“你若不信,就自己先进去看看吧……但注意不要刺激到他。”


 


这话要放以前大概就是笑话,木叶的太子爷还能有怕被刺激的时候?但仅仅只是为了收一份生物作业才跟着瓜怂来到这里,佐助现在总有种被欺骗了的感觉,然而面对鹿丸都把话讲到这种份上的情况,无论如何就算是顾及水门夫妇,也只能暂时撇开他和鸣人的恶劣关系不谈、先看看鸣人的情况了。


 


他黑着脸啧了一声,进了医务室。


 


洁白的病床上,漩涡·忧郁深情蓝眼睛美少年·鸣人手里还拿着一朵小粉红,听到脚步声就立刻回过头,看到走近的黑发人时他先是一愣,随即就兴奋地将手里的小粉红抛掉:“佐助——你果然来了啊我说!我就知道我的预测是不会出错的!”


 


等对方一走近他就扑腾一下从床上跳起来将对方的腰紧紧抱住,“你这家伙干什么……!”佐助被吓一跳,立刻板着脸就想要将人推开。然而鸣人的力气太大,双臂紧紧箍着他的腰让他几乎喘不过气,他顿时皱眉看向鹿丸,但鹿丸和瓜怂都站得远远的。


 


“鸣人,放手——”


 


“不放嘛!我等了你好久!”鸣人撒娇的声音让佐助浑身起了一层鸡皮疙瘩,“佐助也太过分了啊我说!明明我都受伤了结果现在才来看我,我们难道不是很亲密的恋人吗?!佐助竟然这么冷淡!”


 


谁和你是恋人啊!如果不是鹿丸之前提醒不能故意刺激鸣人,佐助现在真想把这句话吼出来。明明平时走在路上都能彼此看不顺眼相互抛白眼的人,现在就这样自作主张地认定对方为恋人?别开玩笑了这个家伙、就算失忆也得给我有个限度吧!很遗憾此刻心里一万头草泥马奔腾而过的宇智波并不接受这样的现实。


 


“吊车尾的,你再闹我就生气了。”


 


这样冷冷一说,对方果然立刻安静下来,一双蓝眼睛有些无辜又有些委屈地看着他。可是,委屈什么的……这家伙真是。佐助不得不在心底叹口气,他凑近鸣人,却还是下意识稍微放缓了神色:


 


“听好,我现在要弄清楚你的状况,如果你不配合的话,我完全可以怀疑这是你的恶作剧。”


 


“我没有恶作剧啊我说……”鸣人眼巴巴地看着佐助,声音就像要哭出来,“我和佐助真的是恋人,佐助你怎么不记得了我说?”


 


瓜怂在旁边忽然抽泣一声,鹿丸吓了一跳:“你又做什么妖?”


 


“不是,鹿大……老大现在这模样……我……”瓜怂满脸的痛苦,“我真的好想抽他!这么娘们儿,要是传到其他高校去……我们岂不是要被那些家伙笑死。”


 


鹿丸叹口气,只能摸摸瓜怂的脑袋以示安慰。他不是不明白瓜怂的心情,毕竟好好一爷们儿突然失忆就变成了这么娘们儿的性格,这对兄弟们肯定是一个巨大的心理打击。别说瓜怂,在看到鸣人一脸梨花就要带雨的表情时,他自己都有种脱了鞋拔子直接啪过去的冲动——当然,也只是想想而已。也亏得佐助还能这么一本正经地和鸣人交流。


 


“和恋人没有关系。”佐助这时稍微拧起眉,“我问你,你确定你只记得我?对波风水门和漩涡玖辛奈这两个名字有什么印象吗?”


 


“完全没有。”鸣人倒是很乖巧地回答,黏黏腻腻地想要凑近佐助,又可怜兮兮地望着他,“佐助你真的失忆了?把我忘记这样的事情,真的是太过分了啊我说。”


 


“……”


 


“你难道忘了吗!”鸣人见他不回应,突然就激动起来,“读幼儿园的时候你走错洗手间、进了女厕所结果被男孩子们嘲笑,还是我帮你教训他们的啊我说!”


 


佐助脸皮顿时涨红一层,等等、为什么这家伙还记得小时候那种令人难堪的事情!


 


“一年级的时候你被老师哄着穿裙子上台表演、一直担心被人家看笑话,当时可是我一直拿着荧光棒在第一排给你加油啊我说!”


 


“噗噗。”


 


“严肃。”鹿丸瞥了旁边一眼又是难受又是笑得扭曲的瓜怂。


 


“够了鸣人,我……”


 


“还有啊我说!”鸣人才不打算停止,一只手紧紧抓住佐助的手腕让他贴近自己的病床。佐助可不想再听他翻些羞耻的糗事出来,立刻捂住他的嘴:“我知道了,你不用再说了!”


 


“佐助……”鸣人的眼神立刻充满了难受与不安,“那佐助你稍微有回想起来吗我说?”


 


“鹿丸,”佐助却扭头看向旁边的鹿丸,神色凝重,“我大概了解情况了,只要把这家伙安全地送回家就可以了吧?”他记得鸣人家有好几个保姆来着,好好吩咐一番的话也不是不能照顾好鸣人,既然是临时性记忆缺失,也即是说现在不能强行要求鸣人恢复记忆?总之无论怎样都好,只要把这家伙送回家就可以了吧?


 


“这样说是没错啦,可是佐助,”鹿丸这时嫌麻烦地啧了一声,“鸣人现在他只认你,你不可能真扔下他不管吧?再怎么说我们也是从小一块儿玩到大的,”虽然不知后面怎么分流就是了,“如果可以的话,还是得麻烦你在他恢复记忆之前多费点心了。”


 


佐助沉默了。


 


一回头又看到鸣人正深情款款地盯着自己,那温柔的蓝色……啧,好辣,他立刻避开鸣人的视线,揉揉眼睛,随即回想起这段时间以来和鸣人之间发生的各种恶劣事迹——


 


开学时的校园文化祭,鸣人故意带头组织班上男生大规模投票,以票数将女装咖啡厅的最佳人选直接定为佐助,当时引起了全校的轰动。于佐助而言这绝对是一件十分羞耻的事情——公然侮辱他,这是第一笔账。


 


自从佐助被选为生物课代表,鸣人其他科的作业都能按时上交,唯独生物作业,总是要等到佐助去催、还得经过各种唇枪舌剑勾心斗角才肯交上来,这样的后果就是每次都会耽搁佐助不少时间——这是第二笔账。


 


一个颇有天赋的小学弟申请加入剑道部后,每天都和佐助一起切磋探讨,深得佐助欣赏。学校都在传闻宇智波校草和小学弟关系匪浅,结果没到三个星期小学弟就转了篮球部——据说是因为鸣人强行“邀请”。等佐助再遇到小学弟时,小学弟扭扭捏捏红着脸说‘本来是冲着佐助学长进的剑道部,不过……虽然最开始并不愿意加入篮球部,但漩涡学长实在是太……噫!我都不好意思说了!总而言之我现在在篮球部很开心!’——很好,敢和他抢人,这是第三笔账。


 


下雨天没带伞站在教学楼大门下,没想到这家伙慢悠悠地拿着伞从里面钻出来,像流氓一样吹着口哨还嘲讽他说小佐助不是总能把所有事情都做得完美无缺吗,怎么现在连一把伞都没有啊,要不要我带你……在被自己回击以白眼并以“就算是淋雨也不可能和你这样的人撑一把伞”之后,故意在雨下撑伞溅了他一脸雨水——这是第四笔账。


 


家里不久前才领养的小黑猫,前天溜到漩涡大宅结果被这家伙撸着玩——这是第五笔账。


 


……


 


类似这样的账从小积累到大,最后只是为了证明宇智波佐助和漩涡鸣人两个人是绝对的属性不和——至少佐助就是这样认定的。可现在鸣人忽然变成傻兮兮的少女模样,这画风转变得太快以至于佐助有点接受无能。


 


“呐佐助,是不是觉得我很麻烦?”鸣人突然低低出声了,视线下垂,一只手摸着自己还缠着绷带的脑袋,“一觉醒来就不知道脑袋上为什么长了个大包,佐助肯定是嫌弃我了吧?因为佐助以前就老是说我笨手笨脚的……”


 


确实是蛮嫌弃的,这句话当然没有说出口。只是看到鸣人低落苦涩的脸,那双眼睛里的天空仿佛即将要下雨,就让佐助意识到自己犯了什么错误——确实,是自己太过较真了。不管鸣人过去怎样捉弄人,但至少现在他只是一个失忆的伤患,无论从哪方面来说,佐助都找不到能够拒绝帮助这样一个失忆者的理由。


 


更何况如果对象是鸣人的话,似乎理由这类的意义也不大了。


 


他终于叹口气,面部表情稍微柔和了几分:“我可没有这样说……白痴。”


 


“那……”


 


“算了,回家再说吧。”


 


哥哥是精神科医生,说不定会对鸣人这种情况有独特的见解,佐助想起码也得将鸣人安全带回家才行。但他不知道的是,在他说“回家”时他的形象在鸣人和瓜怂眼里立刻变得无比光辉伟岸——


 


“呜我就知道佐助最好了我说!绝对不会抛下我不管的我说!”鸣人一把眼泪汪汪地重新紧抱住他,“虽然说不定会很困难,但佐助现在失忆了,我绝对会努力让佐助回想起来的——我们可是这个世界上独一无二的恋人啊我说!”


 


所以说真正失忆的人是你啊,白痴。佐助已经不想再浪费力气去反驳。


 


瓜怂这时也立刻凑近来两眼红红:“我就知道,宇智波君你是个超级善良的人——虽然我们老大平时总是和你作对——就像上次那个网站投票老大投了‘屁股’,但我发誓老大只是开玩笑而已,绝对没有故意针对你的意思!”


 


佐助一愣:“什么投票?”


 


鹿丸连忙干咳两声。


 


“就是上次那个最喜欢宇智波君身上哪个部位的投票,老大投了‘屁股’!”瓜怂还处于自我感动之中,完全没有察觉到黑发人明显冷沉下来的目光,“还有,老大虽然曾经在他的课本上画了宇智波君和一头小粉猪一起跳舞,但我保证那也只是开玩笑而已,老大绝对不是想嘲笑宇智波君,只是想表达宇智波君和那头猪一样可爱而已!”


 


鹿丸额上已经渗出冷汗:“那个……”


 


“还有上次,老大把宇智波君的头像和那些AV图拼在一起——我发誓老大并不是想故意侮辱宇智波君你的,他肯定是觉得那些AV女的脸没有宇智波君的好看、只是出于欣赏宇智波君才这样做的——”


 


够了。鹿丸叹口气闭了闭眼。你他妈赶紧滚吧。


 


腰部还在被鸣人以撒娇的姿势蹭着,就像只金毛犬一样。看着痛哭流涕不能自已的瓜怂,佐助这时面无表情地回过头,伸手轻轻摸住鸣人的脸:“真厉害啊……吊车尾的。”


 


被这样一摸鸣人脸上立刻泛起少女自我陶醉的红晕:“哎呀佐助怎么这样摸——嗷嗷嗷痛痛痛!佐助、佐助你怎么了啊我说!!脸快破了、破了——嗷!”


 


下午放学时,按照约定鹿丸将鸣人带到佐助身边,老实说要让这家伙老老实实地呆着不去找佐助实在是太麻烦了,好在一下午的时光过得也快。会议室里宁次靠在窗边,看着佐助整理桌上的资料,突然开口问:“鸣人是真的失忆了吗?”


 


“嗯。”佐助只淡淡应着,头也不抬。


 


“现在估计其他学校也都知道了,毕竟盯着他的人也不少啊。”


 


“……”


 


“如果按鹿丸所说可能不知道什么时候就恢复记忆了,那这个时候会是什么时候呢?”


 


“……”


 


“下个月就是和砂瀑高校的篮球赛联谊活动吧?”宁次放低声音,“鸣人可是我们学校篮球部的主力,如果没有他的话——当然,我认为有小李和鹿丸他们在应该也不会太麻烦才是。不过虽然这样说,如果鸣人能在这之前恢复记忆是再好不过的事情。”


 


佐助这时抬起头:“你想说什么?”


 


真是不可爱,宁次只是低低一笑:“我的意思是,现在鸣人只记得你,帮他恢复记忆的事情可能就得依靠你了,说不定是某个契机,说不定也是其他什么无意间发生的事情会让他一下想起所有的事情,但目前可以肯定的是,为了我们学校,佐助你得多费点心了。”


 


……


 


林荫小道上很多同学都骑着自行车陆陆续续地离开,鸣人的大堆兄弟站在旁边为老大送行。自行车的后座上落了片树叶,佐助将树叶抚开后踏上自行车,但这时后面忽然一重,他立刻停下车一只脚撑在地面。


 


这家伙……!佐助的额头上忍不住跳起青筋,从某种程度而言鸣人总是能让他的情绪失控——尽管往往都是负面的——很好,这也算是鸣人的一种本事了。又是一笔账。


 


不是说这家伙可以自己骑自行车回去吗?!为什么现在又……佐助以为只需要给对方带路就可以了。但站在旁边的鹿丸摇摇脑袋,眼神很无奈。


 


好吧,现在这种情况也不是不能容忍,毕竟佐助并不清楚鸣人的身体机能会不会因为智商下降的缘故而变得迟钝。可是……


 


“鸣人,把你的手松开。”没有必要抱这么紧吧!


 


“为什么?”鸣人天真的声音让佐助感到头疼,而且那双手很明显抱得更紧了,“我们不是恋人吗?为什么我不能抱佐助?”


 


“你这样会妨碍我骑车。”


 


“才不会啊我说,佐助超厉害的——后面就算再搭一个我都不会有问题!”


 


大概是从来没有从这人嘴里听到夸赞自己的话,“超厉害”三个字让佐助忍不住耳根一热……算了,和这家伙简直没法交流。最后他只能板着脸,任由鸣人紧紧箍着自己的腰。


 


校草的自行车慢慢走远,后面一大群人深情款款地站在风中喊着“老大一路平安——”自行车一路驶出校门时自然引来同学们惊诧的目光,余光瞥到这些人一副眼睛珠子都掉地上的夸张表情,佐助加快速度,迅速地脱离了人群的视线。


 


然而几分钟后却在外面的一条小道里被人拦住。


 


佐助停下自行车,看着堵在眼前的十几个硬是把校服穿出了朋克风的混混学生,很明显这些学生都不是木叶高校的,校服上的校徽并不统一,有砂瀑高校,雾隐高校,云隐高校……佐助轻轻蹙眉:“你们有事?”虽然这样问了,但不用想他都知道肯定是来找鸣人的。


 


鸣人这时从他的背后伸出个脑袋,蓝眼睛眨也不眨地看着这群人:“好多人啊我说,这些家伙要干什么呀佐助?”


 


“是漩涡鸣人——”一个拿着棒球棍的小混混一看到鸣人那头金灿灿的头发就叫出声来,“喂、小子,”小混混这时又抬头轻蔑地扫视过佐助,“这事儿和你没有关系,看在你长得好看的份上给你一个机会,我们只是来找漩涡鸣人谈事情的,现在把人乖乖留下,然后自己离开,懂??”


 


佐助并不是没有撞上鸣人和别人打架的现场,偶尔是放学回家的路上,偶尔是午休或者其他时间。鸣人打架在木叶城的十几个高校里是出了名的厉害,平时招惹的外校对手也不少。可现在鸣人这个样子要怎么和这些人动手?绝对会被揍惨的。


 


看来又要耽搁时间了,一想到这点佐助就叹口气,眉毛也不自觉地皱起,“不懂。”他目光冷淡地扫过对面一堆人,“所以说有什么事情赶紧说。”


 


“小子、这可不是说一说就能解决的事情!”另一个岩隐高校的人又开口了,“上个星期漩涡鸣人把我们老大命根子踢出问题、那笔账我们还没和他算呢!”


 


“上上个星期!我们老大家的橘猫被他家的九喇嘛欺负了!那笔医疗费还有我们老大的精神损失费也还没赔偿!”又一人开口。


 


“前天晚上我们老大的女票在街头篮球场碰到他、结果一回去就和我们老大分手了,那婆娘嫌弃我们老大又丑又胖又穷又挫没有金头发还没有肌肉!还说一定要追到漩涡鸣人!现在我们老大都还在家里哭!你说这笔账该算谁头上!”


 


“他在街头篮球场教我们学校的校草打篮球、教啊教的就把我们校草掰弯了!现在却不对人家负责!交那么多女朋友都不肯看我们校草一眼、我们校草长得很差吗?!这让我们雷隐高校的脸往哪里放!现在我们校草患了抑郁症、这笔账又该怎么算!!”


 


……


 


什么乱七八糟的……宇智波脸色微黑。


 


十几个人开始你一句我一句叽叽喳喳地扯个不停,相互比较谁受的伤害更重,佐助一时间被这些投诉吵得有些头疼。鸣人这时小心翼翼加紧环着他腰的力度,有些不知所措地开口:“呐,我做错了什么吗,佐助……”


 


他一出声对面的一堆人就安静下来,全都直勾勾地盯着他。


 


“漩涡鸣人、有本事别躲在后面!给我出来!”


 


“就是!!敢做不敢当、你他妈也配叫太子爷!”


 


佐助刚想说什么鸣人又开口了:“那个,请问,我做了什么对不起你们的事情吗?”


 


这话说得柔极了,加上那双无辜又纯净的天蓝眼睛,对面十几个哥们儿一瞬间产生罪恶感、差点心就软了——当然,如果他们能够选择性忽略那双环在宇智波佐助腰上、肱二头肌格外发达的胳膊的话。


 


眼神再怎么小白兔,体型还是只狼,宇智波校草的小身板压根挡不住他那高大健硕的身躯。


 


“少装蒜了!!今天你要不给个交代就别想从这里离开!!”


 


“要不然就把奈良鹿丸交出来!!”


 


吵死人了。佐助可不认为现在不和这群人打一场就能顺利离开。尽管他从来没有打架的经验——或者说他一向就没有和别人动手的习惯——但再怎么说也是自幼练习剑道,非要动手活跃一下筋骨也不是不可以,不过如果是眼前这种情况的话,说不定等会儿可以让鸣人趁乱先骑着自行车离开……真是麻烦死了,为什么自己非得给这家伙收拾烂摊子不可。


 


他不悦地皱眉,将另一只脚从自行车上挪下来,已经做好开战的心理准备。但这时对面一个小混混又惊讶地出声了:“等等、头儿!先别动手——那个家伙是宇智波佐助!”


 


“什么宇智波佐助!”中间的黄毛吼出声,“老子只认识漩涡鸣人!别说了、现在就上!”


 


“不是、头儿!”小混混又赶紧拉住黄毛,“你难道忘了吗、传说当年血洗各大高校、把各大好汉打成粉末、远比漩涡鸣人还要恐怖的两个狠角儿——春野大力和漩涡香椒,这俩娘们儿出现的地方准是一番血雨腥风、我们惹不起的!”


 


黄毛一记黯然销魂掌甩小混混脸上:“你敢唬老子!春野大力和漩涡香椒这俩娘们儿早就退出江湖了!现在还提她们作甚?!”


 


小混混脸上火辣辣地疼、眼泪都快出来了:“头儿你只知其一不知其二啊!春野大力和漩涡香椒确实是退出了江湖、可你知道她们退出的原因是什么吗!我手下的人说她俩现在在木叶高校建了一个白丝袜团!你知道白丝袜团是为谁而诞生的团吗?!就是那个宇、智、波、佐、助!这个团每天以偷拍宇智波佐助为主要任务,只要拍下了照片交给团长,就相当于交了一份保护费!换句话说春野大力和漩涡香椒就是宇智波佐助的保护神!要是我们今天打了宇智波佐助、明天他去学校被拍到身上的伤,到时候那俩女的找上门来我们该怎么办?!”


 


黄毛脸色瞬地一变,顿时以一种“万万没想到”的眼神十分惊恐地看向佐助。


 


而完全没有搞清楚对面是什么状况的佐助,在看到那黄毛突然以一种堪称奇葩的眼神盯着自己时,就更搞不清楚状况了。


 


“你看到没、现在他用那种冷漠的眼神看着我们……就像看死人一样,这不是正好证明他后台很硬吗。”小混混又是惶恐又是小声地说。




这下好了,一堆人的视线全从鸣人身上转移到佐助脸上,神色突然就慌张起来、都叽里咕噜地商量着什么,一边说一边时不时很怪异地瞥佐助一眼。没过几分钟,这些人竟然全部自行撤离,顿时小道里只剩下阵阵灰尘卷过。


 


“他们怎么都走了我说?”


 


坐在后座、脑袋紧紧靠着佐助腰部的鸣人这时眨眨眼,满脸疑惑。


 


佐助也眨眨眼,脸上显然还写着个加红加粗却自带高冷光环的“懵”字。






tbc.

评论

热度(471)

  1. 暴君与猫2七月的番茄兔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