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儿子怕是个傻子

后宫佐妃传(7~8)

白川:

好久没更新了,快忘了前面写的啥了(你)


重读了一遍之前写的内容,感觉到了尴尬……


感谢大家不嫌弃这么尴尬的文,感谢大家的花式催更(不然我可能就把他坑掉了)


OOC,雷,尴尬,不喜欢请点X,谢谢~


希望大家看得开心❤


爱你们!




前文连接:


01~02  03~04  05~06






(7)


本来,关于充实后宫这事,鸣皇是打算张贴皇榜,从民间招贤纳士,毕竟高手在民间,且明码标价,童叟无欺,招5~10人,年龄不限,性别不限,学历不限,有相关工作经验者优先。而且包吃包住,工作内容简单,可轮流上岗,唯一的要求是不得觊觎佐妃的美貌。薪资方面,初步预定每人50元/天,干得好还有提成,节假日三倍薪资。他的想法是很好,却被参谋鹿丸一口回绝了,“你是不是傻,”他说,“你这么做,整个长老团都知道你后宫是租的了,咱们还骗谁啊!”


鸣皇想了想也是,他刚要再起草一份保密协议,打算和鹿丸商量一下怎么暗中招人,就被佐妃打断了。


“到点了,该下班了。”佐妃指了指墙上的挂钟,又指了指宁次他们,“跟我去番茄田看看。顺便今天15号,双倍积分,最近积分情况非常顺利,我想趁热打铁,赶紧升上贵妃,好和他们交手。”


“佐助,你怎么老想着和宁次他们交手啊……”鸣人脸皱成了一团,表情委屈巴巴,“难道我还不能满足你吗?”


“那不一样。”佐助摇了摇头,“我的目标是超越哥哥,成为亲卫队里最厉害的人,为了达成这个目的,我想和尽量多的高手过招,增加自己的阅历……”


“为什么一定要超越鼬哥呢?”鸣皇就像个小孩子般,嘟起了嘴,“鼬哥可是亲卫队里实力no.1的高手,我敢说整个木叶、不,整个世界都没几个人是他的对手。话说回来,以前鼬哥可是非常照顾我的。但自从咱俩在一块儿以后,我总觉得他看我的眼神有点不太对……咱俩可是自由恋爱啊我说!再说大婚之前他都答应把你交给我了,那么厉害的人,怎么能说话不算数呢……”


“超越哥哥,是我一直以来的目标。”佐助微微垂下眼眸,打断了鸣皇的滔滔不绝。下午五点钟的温柔阳光,透过养心殿的落地窗,斜洒在他的脸上,柔和了他本来过于凌厉的线条,“只不过,以前的我,只是想要变强,从没有想过超越哥哥之后的路该怎么走。但是,鸣人,遇见你以后,我的目标愈发清晰起来。我想成为世界上最强的人,因为只有最强的人,才能站在皇帝的身前,亲手保护皇帝的安全。”


“不,佐助!”鸣皇明显被感动到了,蓝色的眼睛里都带上了点泪光,“所谓男人,就是要为了自己所爱之人,不断变强……我可以断定,有你在身边的我,才是最强的。你是我最坚硬的盔甲,也是我最柔软的软肋,你是我永远不能触动的逆鳞。为了你,我也会不断精进,不让你受到一点的伤害……”


所以我们的眼睛和耳朵受伤害就是可以的吗!鸣人你这是重色轻友你造吗!!哟哟哟还最坚硬的铠甲呢,还软肋、逆鳞……你什么时候、跟谁学会的这些肉麻兮兮的词,我怎么不知道!——围观的鹿丸等人,不约而同地别过了眼睛。


“鸣人……”佐助纤长的手指已经附上了鸣人的脸颊,他弯下身,在鸣人的身前打下一片阴影。从鹿丸等人的角度看来,总觉得他们马上就要做增加积分的事情了。


不打断他们是不行的,鹿丸赶紧开口,“你们俩都挺强的,真的,这个话题可以到此为止了吗?所以鸣人,你后宫的事情打算怎么办?”


“啊,你们还在啊?”鸣人楞了一下,随即马上恢复了平日里的冷静,他搂着佐助的细腰,站了起来,“鹿丸,牙,宁次,你们都是我的好兄弟!好同伴!这事儿,我不放心交给别人做,还得靠你们!记得一定要找稳重可靠的,薪资什么都好商量,就是千万不能染指朕的佐妃!朕得陪着佐妃涨积分……不,是看番茄去了,你们加油!我精神上给你们打call!回见!”言罢转身离去,丢给鹿丸他们一个潇洒的背影。


可怜鹿丸、牙和宁次三只单身狗,被毫无道理地硬塞了一嘴狗粮不说,还要替鸣皇收拾残局,三个人都是苦不堪言。讲道理,要不是因为鸣人是他们从小玩到大的发小,早在两个人互相表白的时候,鹿丸就要怒撕官服,还要大喊一句“恕臣无能,这就告老还乡!”还有没什么女人缘的牙,眼泪汪汪地看着鸣皇佐妃秀恩爱,心如刀割,要不是鹿丸提醒他,他都没发现,鸣皇给他的那张SOS纸条,已经被他暗暗撕成了好几片。


不过生气归生气,发小交代下来的事情还是要办。宁次揉了揉额头,“我倒知道几个民间机构,专门出租男女朋友,让那些被父母逼得走投无路的年轻人,带回家过年。去年我还租过一个……不如我们从这里入手?”


“可靠吗?”鹿丸皱着眉头,“若是寻常家庭还好,鸣人可是当今皇帝啊,本来他人气就高,好多姑娘嚷着非他不嫁,万一租一个这样的,合同到期了人家赖着不走怎么办?请神容易送神难啊……”


就在三人一筹莫展的时候,一个粘腻的声音忽然响起:“我倒知道有个组织,把钱放在第一位,只要有钱,让他们离开谁都行。”


“大蛇丸……嬷嬷?”三人看到来人,都是眉头一皱。大蛇丸在宫里时间也不短了,之前他因为“性别不明”、“平权战士”闻名宫中,后来当了佐助的嬷嬷,就更出名了。大蛇丸深受佐助的信任,据说佐妃和鸣皇闹了别扭,就会躲到大蛇丸的房里赌气,鸣皇怎么喊都不开门,最后还是鸣皇提出三倍积分的条件,佐助才肯原谅他。也正是因为如此,大蛇丸和鸣皇之间还是有些矛盾,鸣皇曾经含沙射影说过大蛇丸,跟他抢佐助的人,都没有好下场,他“大卸八块也会把佐助带回自己身边”,而大蛇丸则摊了摊手,“佐助是自愿来找我的”。据传,要不是大蛇丸资历久,和太傅自来也是同学,且在木叶科技方面也是拔尖的人才,更擅长养颜美容,针灸拔罐,补水除皱,没事还能给佐妃做个保养,鸣皇早就找个由头把他开除了。


在场的三个人,都不太擅长应付大蛇丸这样的人。


“你们放心,”看出三人的顾虑,大蛇丸“桀桀桀”的笑了,“我虽然对鸣皇有点意见,但绝对不会害佐助。其实为了研究科学,我以前也参加过这个组织,但是后来这个组织一路奔着钱去了,道不同不相为谋,我也就退出了。我能保证的是,这些人绝对可靠,视财如命,嘴巴也够牢,而且武力值也不错,一定能让我的佐助得到更好的锻炼……”


大蛇丸的话音还没落,鸣皇的声音忽然从百米之外传了过来:“混蛋大蛇丸!你丫再说一遍试试!谁的佐助?!”


大蛇丸无奈地摇了摇头,“不管我在哪儿,不管几点,只要我说一句‘我的佐助’,鸣皇准这样,真不知道他是怎么做到的。”


还有这种操作?养心殿内的宁次等人三脸懵逼。


 


虽然大蛇丸为人方面阴阳怪气,让人摸不透,但他的效率还是很快的,第二天,一群身穿黑底红云大袍子,染着各色指甲油,发型发色宛如葬爱家族的年轻人,打着“民间特技团体”的旗号,浩浩荡荡地出现在了长老团的面前。


 

(8)

看到鸣人如此高效,不找则已,一找找一个排球队,两位长老颇感欣慰,同时暗中窃喜,觉得鸣皇对佐妃的热衷劲儿可算要过去了,不然怎么说找就找了呢。


这几个新后宫里,长老团最满意的还是蝎贵人,长得眉清目秀,话也不多,看起来就是个安静守本分的冷美人,虽然这个蝎贵人全程没搭理他们,一直在玩自己的傀儡,长老团也没太在意,他们猜测这个蝎贵人估计是个“二次元”,人不坏,就是对手边的“手办”太过沉迷而已;蝎贵人身边的迪贵人也不错,青春无敌,热情火辣,尤其是那高马尾,很有最近流行的“运动时尚”的感觉,虽然性格上可能过于活泼了一点,脾气火爆,但是学艺术的,都难免有些古怪,可以理解;角都常在虽然相貌欠佳,但据说他善于理财,精打细算,整个晓组织的钱都是他在管,正是适合娶回家过日子的那种贤妻;鬼鲛常在虽然膀大腰圆,貌似粗鲁,但言谈举止彬彬有礼,似乎很会照顾人;还有个头上带花的南贵人,气质清冷,一看就是在社会上混过的,人狠话不多,估计能给佐妃个下马威。就是这飞段常在……怎么说呢,那衣服穿得,大开领,深V都快V到小腹了,这穿衣风格和佐妃莫名的像啊,看起来又是一个妖艳贱货,鸣皇该不会就喜欢这样的吧?两位长老心中暗自打鼓,可千万别送走了一个佐妃,又来一个飞段常在,妖颜媚上,那这一通折腾,就白忙活了。


转寝小春轻轻咳嗽了一下,开口问道:“这位……飞段常在,你是怎么认识鸣皇的?鸣皇喜欢你哪一点?”


飞段皱了皱眉头:“鸣皇?谁啊?我不认识他,角都说这个任务是按人头算报酬,谁都不许跑……”


飞段还没说完,就被在他身后的小南和角都一起捂住了嘴。


不管飞段的挣扎,角都赶紧开口,“虽然他是个残疾人,但他从小身残志坚,喜爱音乐,一直想组个乐队,鸣皇微服私访的时候,问他会不会freestyle,他即兴来了一段,鸣皇非常欣赏他,给了他一个金项链当定情信物……”


“等等,残疾人?”水户门炎赶紧掏出了老花镜,把飞段从头到脚仔仔细细大量了一番,“哪儿残疾了?”


“脑残。”角都故作惋惜地叹了口气,“但是,你们别看他智商不行,在音乐方面确实有造诣,如果鸣皇把他收进后宫,一定能打破木叶全民皆唱‘世上只有哥哥好’的尴尬局面。”


“那歌确实不好听,真不知道怎么流行起来的。”迪达拉也冷哼了一声,“这都什么品位,一点都不艺术。”


“你刚才说,鸣皇给了他一个金项链当定情信物?”转寝小春看了看飞段空荡荡的脖子,问道,“项链呢?”


“晋级之后就换成帽子了。”鸣人感觉角都要黑他金项链,赶紧插嘴,项链这东西可不能乱给,要给也只能给佐妃。想到佐妃,鸣皇想起来自己和佐妃定做的情侣挂坠,不由莞尔一笑。他俩还带着这个虐狗的吊坠,拍了一张照片,被鸣人制作成了明信片和A3尺寸的海报,作为暑期问候,发给了各位重臣以及其他国家的领导人们。


“两位长老有所不知,”陪着鸣皇前来的智商担当鹿丸也赶紧开口,“这群人都是我们精挑细选出来的,精英中的精英,不仅贤良淑德,和鸣皇有感情基础,而且都有一技之长,肯定能让两位长老满意。”


水户门炎和转寝小春对视一眼,他俩对于这个飞段常在虽然还不太放心,但考虑到这种类型的,说不定正好能打压一下佐妃的锐气,便也不再多说什么。


当然,这时的他们绝不会想到,不到一个月,新后宫,几乎全军覆没。


 


虽然是租进来的妃子,只是装装样子,但该走的程序还是要走,鸣皇给晓组织的人一人发了一张卡。角都把自己那张常在卡翻来覆去看了几遍,“这是啥?能换钱不?”


“不能,”鸣皇摇摇头,“但是可以积分升级。”


“升了级能换钱不?”


“不能。”


“哦。”角都说着把自己的卡扔出了窗外。


好巧不巧,那时候佐妃正好来找鸣皇吃饭。眼见窗户里飞出个什么东西,他还以为是暗器,稳稳接住之后,才发现那是一张常在卡。


“这样太不应该了!”佐妃非常生气,“这张卡代表了你的荣誉,代表了你是在后宫的地位!怎么能随便乱丢!”
“佐助说得太对了!”鸣皇拉着佐妃的手,连连点头,“要不咱赏他一丈红?给你消消气。”


“算了,那到不至于。”佐妃摇了摇头,“不如这样,以后这张卡里的所有积分,都直接转进我的卡里。”


“成,都按你说的办。”


鸣皇宠溺地揉了一把佐妃的黑发,跟屋子里一群的新后宫说,“今天就这样吧,之后会有嬷嬷带你们到集体宿舍,记得明天九点准时上班。”


等到鸣皇和佐妃走远,迪达拉眉毛一挑,“佐妃这抢积分的手段,还真有点我年轻时,在土之国抢钱的影子。”


“算了,反正咱们要积分也没有用。”小南把玩着自己的那张贵人卡,“别忘了,咱们来这里的目的,可不仅仅是假装妃子……”


“对,还有一天50块的薪资……”飞段点头附和道。


小南叹了口气,不理会他,只是掏出手机,写下“我们已成功混入皇宫,等待下一步指示。”的短信,给一个署名为“贤二”的人发了过去。


木叶的繁华街上,带着橙色面具,在世人惊讶的目光下,以独特的姿势吃着红豆糕的男人,看着手机,露出了诡异的笑容。


“晓的出头之日,终于要来到了吗?”


这个虚假的世界,就由我来净化吧。


 


TBC



评论

热度(38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