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儿子怕是个傻子

也许我们误解了兄弟卡——日本古代的“众道之爱”

果然23333斑还是柱间的天启呢,比妻子什么的重要多了好吗23333开心

戈之兮:

    从设定上来看,火影和日本战国有着千丝万缕的关系:千手和宇智波联手创立木叶,创建了一国一村的制度,结束了战国时代;佐助的名字取自三代目火影的父亲——猿飞佐助,日本战国时代非常有名的忍者真田十勇士之一等等。不同之处在于,在火影的世界中,忍者代替了武士的地位,成了主要的军事力量。


    虽然我们一直在吐槽火影里的男人们一直在发卡从不打直球,但实际上,日本古代对于兄弟之间的情谊有着和今日不同的定义。




萌芽阶段


    在提及“众道”之前,首先不得不提平安时代和战国时代的娈童之风。


据说娈童现象最早发生于平安时代,由来大唐取经的僧侣带去日本,在贵族之间和僧侣之间盛行。


    而到了十五世纪中期狼烟四起的战国年代,处处刀光剑影,血冷风清,在这样一个全然男性色彩的特定时空中,男色之风得到了空前的强化。



   


    由于当时的男人(从大名到武士)大部份的时间是在战场上度过的,而女眷不被允许参战,金戈铁马之际性欲的解决很大程度上转嫁到了这些男人身边的娈童身上。这是当时男风发生的一个很实际的客观条件。 


    与此同时,为了构建一个牢不可破的武士集团,武士之间、主仆之间的礼义忠贞观念被空前强调,主仆间的绝对忠诚信赖十分必要。娈童这时候已经成为了主将身边最亲近的侍卫,也可以说是最后一道防线。倘若两军对垒、白刃加身之时,能最后护卫主将的,只有身边的娈童了,这就要求娈童们必有“视死忽如归”的勇迈与决绝,而平时的宠幸之恩情、鱼水之欢愉,怕都要在这一刻得到最激烈的体现──娈童必要誓死保护主将。所以战国时代的娈童和早期流行于公卿山门身边的娈童不同,还要求有高超的武艺[1]。







众道的诞生


    而在江户时代之前,这种武士之间的关系还仅仅是用“男色”称呼。“众道”这个词语何时被确立下来并不可考,但是承应二年(1653年)江户幕府颁布了《市廛商估并文武市籍寄名者令条(游女并隠卖女)》中,日本幕府第一次在法令上对“众道”这个身份进行了确认。


    不同于从前君臣一般的上下关系,“众道”是指念者(年长者)与若众(年少者)这样的关系。“念者”会为“若众”提供武士道方面的成长指导,换取若众的色情服务。



    


    山本常朝1716年所著的《叶隐》是日本武士道的代表作,虽然其主要内容是探讨武士道精神,但也陈述了不少武士恋爱规条,例如:“恋爱的极致是暗恋,彼此见面后,恋爱的价值便会开始低落。终身秘而不宣,才是恋爱的本质。”这里所谓的本质就是“众道精神”,也就是男性的“同性恋之道”。山本常朝因此谆谆教诲武士们:不要跟发情的野猫一样,碰到稍微顺眼的就急着想爬到对方背上去,至少要观察五年,才能向对方吐露爱慕之意。一旦两情相悦,便必须如烈女一样誓死不更二“兄”。因为众道的宗旨“忠”是武士道精神“忠”的派生,同性恋的武士们在向主君宣誓效忠的同时,相互结成“盟兄盟弟”,这种模拟的兄弟之情使得他们在战场上成为患难兄弟,生死与共,在战争间隙相互满足。“若众”即少年伙伴(或者说“盟兄盟弟”)对于他们是如此的重要,以至江户时代的大色道家井原西鹤甚至说:“没有盟兄的若众(少年),等同于没有人来提亲的姑娘。”


    念者与若众之间当是一对一的关系,然而这并不妨碍两者自行寻找女色。若众成年后,关系即告停止,两者之后也可自行寻找新的若众[2]。







兄弟与妻子





    从现有的资料看,武士社会中的男人普遍不喜欢妻子。好像在战国时代就有个传统,男人死的时候是不允许女子接近的,历史上明确记载水户黄门和德川家康临死前就都严禁所有女性接近病床。究其原因,当时的男人是把妻子主要作为“生育工具”和“社交角色”看待的,娶老婆为的是传宗接代──最朴素的目的和政治、社会地位──最功利的目的,一般而言对感情倒并不非常看重。因为武士婚姻是不允许个人感情掺杂其中的,越高级的武士,其个人婚姻越不是自己(包括自己的感情)能做主的。而且娶进门的老婆,对于武士来说,是“一荣俱荣,一损俱损”的。如果娘家发生什么变故,很难不影响武士的地位乃至升迁,严重的时候甚至会影响生死。在战乱频繁、变故迭生的战国时代尤其明显,弄的武士们一个不小心就得为了老婆的身份而赔上性命。 


    与此对照的,众道在日本当时极为流行,而男性之间“盟兄盟弟”之情反而是情比金坚,山盟海誓敢情大半跑这里来了。要知道,“众道”的核心精神正是一个“忠”字,为了对方,那是披肝沥胆、甘愿为此舍弃生命的。真正的众道,正是蘸着男儿热血的滂沱之爱。当时的殉情之风中,很多人正是为此不惜殉死。比如前田利常过世时,纵使生前下令不准任何家臣家童殉死,却依然有五位家臣家童义不容辞地切腹了,想来如果仅仅是君臣之道恐怕是没有这样深厚的感情吧。直到一六六三年,幕府才明令全面禁止殉死的风习[3]。 

  

 



“今夜月色真美”





 介绍同性恋之道的经典之作是《心友记》,典型的事例是武士堀尾忠晴(1599-1633年)与大名前田利常(1593-1658年)之间的恋爱。他们之间的“结盟”也要像结亲一样通过月下老人来牵红线。堀尾忠晴当时十六七岁,长得风姿俊秀,博得了“天下无双美少年”的美名,二十三四岁时即任加贺国主、权势仅次于将军家的前田利常暗恋他已久,最后托幕府的高官旗本某大人做媒,才得以约会。


  第一次约会时前田利常因紧张而不知所措,作为求爱者的他没有说出风情之语,沉默之后还是沉默,最后仅憋出了“今夜的月亮很美”这样的话来,结果堀尾忠晴丢下“看来尊兄特别喜欢月亮,那就让尊兄自个儿畅意观赏明月吧。在下先告辞了,免得干扰尊兄吟风弄月的闲情逸致”这一句话,拂袖而去。


  但毕竟前田利常是一国之主,权势显赫,堀尾忠晴也不敢随便拒绝他的求爱,他这样做也许是设局考验。前田利常似乎也并不因此结怨,反而更加茶饭不思,坐卧不安。日后,美少年忠晴表示欲择日拜访利常,以表谢意。利常听到这个消息,雀跃三尺,马上命人兴筑迎宾室,提前三个月就翘首引领,天天盼望重逢日期的到来。


  这一天终于到了。利常一早就准备妥当,只等贵宾光临。不料上午十点左右,使者捎来忠晴急病的消息,告知主君将无法践约。利常气急败坏,整天裹在被窝里长吁短叹。家童送晚饭来时,也大声斥喝:“吃不下!”使得众家童与家臣大气都不敢吭一声。


  下午六点左右,忠晴的使者又来了。这回使者表示必须在利常面前传达主君交代的口信。家臣看那使者一副寒碜相,又没骑马,想必是身份低贱的武士,但又不好拒绝,只好先向利常禀报使者来意。利常一听,连忙翻身爬起来,往玄关大跨步走去。家臣纷纷拦阻,一国之主怎么可以亲自到玄关接见使者?利常只回答说:“管不了那么多了!”干脆三步两步急奔起来。


  利常来到玄关便急迫地大声呼唤:“使者在哪儿?”这时使者身后突然出现一位美少年,回道:“在这儿。”原来这一切都是忠晴想试探利常心意的把戏。当晚,利常和忠晴到底度过了怎么样的良宵,吾等凡夫俗子应该也不难想象吧[2]。







参考资料


[1]维基百科:众道


[2]《日本人的色道  “众道”:日本武士的性倒错及其原因和影响》


[3]菊花之盟誓──谈谈日本古代武士社会中的“众道”现象 





评论

热度(227)

  1. 琉歌亚蕾克西儿的罗洁 转载了此文字
    城会玩……局外人我只想说不希望自己未来的CP有这么好的“兄弟”,太赤鸡XD
  2. Aerny戈之兮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