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儿子怕是个傻子

【柱斑】养父 03

阿秋Racheee:

柱斑领养团子鸣佐,五发内完结的短篇。可以独立看,也可以作为《恰同学少年》的番外。每天更着日常,有一种我已经把其他坑填完了的错觉。




03


宇智波佐助心事重重地放学回家,还在楼道里呢,却已经闻到了从家里飘出的饭菜香味。




“回来了啊?”斑懒洋洋的声音从厨房传来。佐助惊得合不拢嘴,明明今天的早餐还是冷冰冰的,斑只一天就学会了做饭?




他在看到了客厅里坐着的两个客人后,更是惊讶不已。




“佐助好啊。”那个蓝色头发的年轻女子对他笑着招招手,“快过来让小南姐姐看一下。”




佐助脱下了他的小白球鞋,穿着袜子踏在光滑的地板上跑过去抱住了温柔的小南姐姐,一旁的红头发青年揉了揉他的脑袋,一边不住道:“佐助又长高了啊。”




斑不耐烦的声音传出来:“好啦好啦,佐助快点去洗手,准备开饭啦!”




“去吧去吧。”小南捏了捏他的脸蛋。




佐助点点头,洗了手后过去餐桌坐下,长门叔叔正在帮着斑端菜出来,小南姐姐把带来的纸花插在花瓶里。




于是他又不再坐着了,帮着大人们拉开凳子,看着桌上的各式菜肴,尤其是那碟鲜红亮丽的番茄炒蛋眼睛发亮。




“这德性,看到吃的就合不拢嘴啦!”斑笑话他,边给他盛了一碗汤。




“先喝汤,再吃番茄炒蛋。”




佐助对斑真是大大的改观。要知道,他记忆里的斑都是懒的一条虫一样的,平生三大爱好就是打架、尼古丁,以及千手柱间。他真的没想到斑也会做饭,还做得这么好。




他脸上的崇拜和认可那么直白和明显,想来是逗乐了三个大人。斑敲了敲他的脑门,长门轻声笑了,小南则把他最爱的番茄炒蛋放在了最靠近他的前方。




“斑,佐助是不是还不知道你会做饭呢。”长门挤兑他,“你这么些年是被宠到天上去了?”




宇智波斑因为一直待在厨房的缘故,想必他是热了,不自觉地扯了扯他黑色恤衫的高领子,向小南和长门努了努嘴。




“试试看,和从前的一样不?”




佐助已经喝完了他的汤,正大块大块地夹着那碟番茄炒蛋,没有留意到长门叔叔和小南姐姐正慢吞吞地喝着汤,一口菜还没有夹。




“真好,斑。就和从前一样呢。”小南轻声说。




斑笑了笑,给佐助碗里夹了两条青菜和一块鱼。




“小孩子吃饭营养要均衡,只是吃番茄和鸡蛋怎么够长身体?”




佐助不爱吃鱼,但是试着咬了一口,好吃到舌头都像是起了鸡皮疙瘩一般。




“知道了吧,就算离了柱间,咱们也能过得好。”斑刮了刮佐助的鼻子,倒惹得小男孩吸了吸鼻子。




“柱间大叔为什么抛下我们?”他终于忍不住问道。要是斑不像他看起来的这么懒, 不像他看起来的这么凶,他真的想不明白为什么柱间大叔舍得离开他们。




长门笑了。“佐助,你怎么不想想看,你的柱间大叔哪里有这么大胆子抛弃你们?这个形势,估计是你们扔下了他吧。”




佐助瞪大了眼睛盯着斑看,那个宇智波大人在桌底踢了长门一脚:




“我就说,你这个漩涡家的就会和千手一个鼻孔出气。你忘了谁把你带大的?”




长门做了个苦瓜脸,一旁的佐助则呆愣愣地盯着斑。




那是真的了,柱间大叔在医院里没有骗他。他是真的领养了鸣人。




其实,佐助的心里因着这个事情郁闷了很久。他没有讨厌鸣人,虽然他笨了一点,白痴了一点,佐助还是觉得这个家伙蛮有趣的。




可是他还是不安。




斑则语气淡淡的:“看着我干什么?他自作主张地领养了一个小孩子,问过我和你的意见了吗?养个孩子又不是养一条狗,有没有考虑过对现有家庭的影响啊,凭什么认为我们就一定会接纳多出来的拖油瓶?”




小南也同意道:“柱间这件事确实太想当然了,就算鸣人是个好孩子,也不能这么不经商量就决定的。”




佐助期期然看着这两个口径一致站在他这边的大人,却又有点羞愧地小声说:




“我是不是一个坏小孩,我本应该高兴的啊,电视里面都是这么拍的。”




他告诉自己好多遍了,要为可能的新来成员激动,可是却每每忍不住难过。




如果鸣人真的加入了他们的小家庭,柱间大叔就不会只给他洗鞋子了,斑就不会只看着他笑了,那些快乐的三人时光,都会多了另一个人。这个不知道从哪里冒出了吊车尾会日日夜夜出现在他的面前,抢走柱间和斑对他的爱,而他甚至都还不知道自己喜不喜欢鸣人这个家伙呢。




斑的瞥了他一眼:“哪有什么该不该高兴的。喜欢就在一起,讨厌就分开,哪来那么多制高点,谁规定的你就必须接受了啊? ”




佐助听了这话,稍微安下心来:“那柱间大叔呢,他最终会回来吗?”




斑吐出一块鱼骨头:“看你。你准备好了接受那个鸣人,他就可以滚回来。你一辈子不接受那家伙,他就自己养他想养的孩子去,这辈子都不用回来了。”




“那你呢?柱间大叔不回来,你不就很难过了?”佐助有些小心地问。斑替他着想,他也要替斑考虑。




长门和小南都不自觉停了碗筷。他们还不知道宇智波斑对千手柱间的感情啊,当年那一个惊天动地、海枯石烂,就差没把整个火之国给灭了。




斑漫不经心地用筷子挑着碗里的鱼骨头,前言不搭后语道:




“小孩子净想这么多。我不站在你这边,谁站在你这边啊?”




说罢把挑好鱼骨头的鱼肉又夹给了他。




“快吃吧,吃完了去写作业去。”




佐助的心灵很敏感很体贴,这话在他耳里听来,斑基本上等同于在说——




——柱间不回来的话,我会很难过。




这样一来,佐助也不好受了。他扒了一口饭,嚼着那块入口即化的鱼肉,眼睛有点酸涩。他隐约知道一点当年斑和柱间的事情,更是亲眼所见斑和柱间大叔的感情是很好的。




可是他们现在为着自己分开了。




虽然不用和鸣人分享他的小家了,他应该感到开心,但是为什么他又忍不住落下泪来,滴滴答答地砸到了米饭里了呢?




长门乱了手脚一个劲的哄他,斑抽了一张纸巾粗鲁地抹着他的脸,小南拿出了叠得很好看的九喇嘛折纸,就在这时候门铃叮叮响了。




宇智波斑把纸巾糊到佐助脸上,拉开椅子走过去开门。门口的猫眼这种东西,存在的价值是十分有必要的。然而斑似乎不这么觉得,因为他直接一把拉开了大门。




门外站着的正是笑容和煦的千手柱间和脑袋缠了几圈纱布的旋涡鸣人。




“哈咯小佐助,我来找你玩啦!”




鸣人咧开了他的笑容,白花花牙齿亮的佐助眼前一闪。





评论

热度(17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