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儿子怕是个傻子

【柱斑/鸣佐】养父 05(完结)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打架跟柱间学

阿秋Racheee:

更不出来松鼠,更一下养父完结章啦。如果这么清水也要被拉的话,我也不知道说啥了。


05

柱间的心底泛上无限的疼惜来。

原来斑是吃醋了啊。

这就是他的斑呀,分明心里惶惶地没有安全感,面上却又偏偏要摆出一副张牙舞爪的嚣张模样。这种龇牙咧嘴的小动作,在柱间的眼里都是变相的撒娇和依赖,就像毛茸茸小猫的嫩爪子一样,一下下挠的他痒痒的。

他真是爱斑爱的不得了,于是将这个吃醋的炸毛直接拥进怀里,轻轻吻了他的额头。

“傻瓜,这能一样吗?为人父,自然对所有的孩子都是体贴关怀,无微不至。至于为人夫,则是忠贞不渝,从一而终。我心里从来只有你一个人,你明明最清楚了,却还总拿水户这个事情出来说。什么和她白头偕老啊,既是诋毁了我,也是折杀你自己,你一定要这样害我不好受啊?”

斑只是把头埋在他的颈间,声音有些发闷道:“我不是只说水户,我是说以后,就好像我们先领养了佐助,可是后来又有一个鸣人。要是以后你碰上了另一个比我温柔,比我听话,还和你站在同一阵线上的家伙,你不就会......”

他有些恼怒于自己的软弱,于是又怏怏地要推开柱间。这种欲拒还迎的动作无疑是火上浇油,柱间被惹的浑身燥热,干脆一不做二不休,直接用嘴堵住了这个人多话的唇。

入口的是混杂了烟草的味道的宇智波斑,那么浓烈缱绻,那么艳丽不可方物。他沉迷不已地亲了又亲,边低声呢喃道:“我不会。你就是我的瘾,这辈子都戒不掉了。”

宇智波斑一边缠绵地和他接吻,一边在间隙指出他的逻辑问题:“瘾是可以戒掉的,我之前好一阵子都没有抽烟了。”

千手柱间这么多年已经习惯了斑的思路,却不能说“你现在不又抽上了?”。不然的话,要不就是,他没办法例证自己对斑坚贞不渝的感情,要不就是,斑这辈子都没办法离开香烟了。

千手柱间是谁啊,跌打滚爬这么多年,怎么会不知道如何解决?

于是他蹭了蹭斑小巧的鼻子尖道,“你可以不抽烟,一抽就只抽这个牌子的。我可以不恋爱,一谈恋爱只能跟你谈。”

宇智波斑想了想,“那是不是我一辈子不戒烟,就证明了你一辈子戒不了我?”

千手柱间听了这话,倒也还是能见佛挡佛,见神杀神。

“你说的不对。抽烟是不良的嗜好,越抽的多越身体越坏。你是健康良好的爱好,越沉溺越强身健体。”

他把手伸入了斑的恤衫,摸索着那里流畅的线条,顺便从根本上解决了这个讨论。

“抽烟缩短寿命,你要是先我而去,那就是强迫我戒了你了。”

宇智波斑没有留意到柱间已经开始吻他的脖子了,只是一听这话,就吃惊地瞪大了眼睛。

“好吧,那我就不抽了。”

“嗯,别抽了。”柱间沉醉地不可自拔,心疼地吻上斑脖颈那处经年的伤疤,“我们去车里?”

两个成年人在车上难舍难分的同时,公寓里的两个小家伙也有进展。

鸣人本来还是略显拘谨的,在两个家长走了之后却明显放松了不少。他不住地左瞧瞧,右瞧瞧,缠着长门和小南说话,又拉着佐助要一起看动画,最后看到了佐助放在桌面上的九喇嘛折纸,睁大眼睛崇拜地惊叫道:

“啊啊啊,这是九喇嘛啊!好酷哦!”

“你喜欢九喇嘛?”

鸣人忙不迭地点头,深蓝色眼睛里放出光芒来:“是啊是啊!动画片刚上映的时候还是我爸爸妈妈带我去看的呢!九喇嘛真的很帅哦,一个爪子哗啦!就能毁掉一片村庄!”

他手舞足蹈地比划着,满脸认真和投入。佐助想起柱间大叔和他说,鸣人之前是有爸爸妈妈的。大约一年前他们双双意外去世了,鸣人就成了孤儿。

一年前啊,那时候忍者动画刚上映没多久呢。他有点难受,那场动画可能是鸣人和他的爸爸妈妈最后一场电影了。他不知道真正的父母是什么样子的,但是却都根本不敢想,要是斑和柱间大叔都不在了话,他要怎么办。

柱间大叔说,鸣人因为从小父母工作调动关系频繁的缘故,读书的学校一直在频繁的更换,本就已经留级了一年,现在又因为父母的过世被再次耽误。柱间大叔说,鸣人需要一个稳定的家庭照顾他,爱护他,也需要一个小兄弟帮助他,陪伴他。

佐助有些紧张地想,做鸣人的兄弟吗,他准备好了吗?

鸣人蹦跶了一会,有些害羞地问道:“我,我我能不能玩一下这只九喇嘛,我保证不会弄坏的!”

佐助隐约明白了他谨慎的小心思,于是小心脏蓦地揪紧了。鸣人是害怕他讨厌他,于是连碰一下一个小折纸都不敢,还要先征得他同意。

“那好吧。”佐助同意了,“送给你。”

鸣人小声叫了一声,他没有想到佐助竟然把他喜欢的九喇嘛送给了他。

他宝贵地拿起了那个折纸,不住地哈哈哈地傻笑,嘴里呼啦呼啦地吹着气,手舞足蹈地跳来跳去。佐助的眼睛有点酸涩,鸣人只是得了一个小折纸就这么开心,想来这整整一年,他都没有人好好陪他玩,更别说住在一个温暖的家庭了。

佐助喜欢看书和看电影,在看雾都孤儿的时候更是一个劲的流眼泪。当时斑把他搂在怀里,不住地笑话他是个小姑娘,和刚才一样拿了一张纸巾糊在他的脸上。

他那时候就在想,他是多么幸福啊,家里面有斑和柱间大叔那么爱着他。他以后要是遇到了一个像奥利弗那样的小孩子,他一定会带他回家玩,好好做他的朋友,在他吃不饱饭的时候带他去吃好吃的去。

佐助于是问鸣人:

“我和斑周末要去九喇嘛的过山车,你要不要一起?”

漩涡鸣人动作突然停下了。两秒过后,突然哇哇哇的流下眼泪来。

佐助不知道怎么吓着了他,这下子也有些慌乱,求助似的看向长门和小南两个大人,长门做了一个摊手的姿势,小南则又开始帮小孩子叠纸了。

“喂吊车尾,你干嘛哭?我哪里欺负你了嘛!”

鸣人抽抽搭搭地揩着鼻子,“佐助,我真的好开心哦,我超级超级想去玩九喇嘛过山车的,可是都一直没有人带我去,柱间大叔也说他这个周末没空的,现在真是太好了。”

佐助的小心脏越来越软,等他意识到的时候,他已经抱住了这个白痴,鸣人的纱布脑袋枕在了他的小小的肩膀上,眼泪和鼻涕糊满了他的衣服。

虽然他还不确定自己准备好了没有,但是已经可以郑重承诺道,“以后我们一起玩,你做我的好朋友。”

鸣人把他的小脑袋挪开了肩窝,猛地凑近亲了佐助的脸颊一下。

“佐助是我最好的朋友。”

“干嘛啦你!”佐助嫌弃地用手抹了抹脸,然后蹭在鸣人的衣服上。

鸣人却很开心,一路拉着他的手在厅里跑来跑去的,长门和小南本来也是哈爱玩的性子,四个人嬉戏打闹了一阵,眼见已经快凌晨了,柱间和斑才开门回来。

二人手牵着手,明显是已经和好了。佐助本来还担心柱间大叔被暴怒的斑揍成猪头,结果却发现脚步虚浮的那个其实是斑。他的观察力很敏锐,一下子就看出了斑那件黑色恤衫原本没有的褶皱。

“你们打架了?”他睁着无辜的黑眼睛问。

斑瞪了他一眼却毫无威慑力,倒是柱间大叔咧开嘴笑了。

“是啊,佐助好聪明哦!”

鸣人不明白佐助是怎么看出来的,只是兴奋地挥了挥拳头。

“哇噻,你们谁打赢了?”

柱间笑道:

“当然是斑啦。”

鸣人蹦跶着跳去斑的前面满脸崇拜道:“斑大叔好厉害哦!下次一定要教我啊。”

宇智波斑的心早就软了,可是看到了鸣人纱布里翘出的金色短发,还是不自觉生出一点厌弃来。

是了,这只是金毛的!金毛的!这只要是进了家门,他的杂毛会掉的到处都是!

……分明他们家掉的毛都是黑色的!黑色的!

他冷下了脸道:“都这么晚了,你们两个还不去洗澡睡觉!”

柱间一听就知道斑是许了鸣人今晚住下了,于是微笑着对鸣人道:

“是啊,小孩子可不比大人哦,你们两个快去睡吧。还有鸣人啊,你这个段数挑战斑还是太早了些啦,下次跟我学吧,虽然我比斑差那么一点,可也还是很好的老师哦。”

鸣人期待地点了点头。

斑又哼了一声:“今天是晚了,你们两个借宿在这儿。明天该回哪回哪去。”

柱间哪里不知道他是色厉内荏,于是顺着毛哄到:“好好好,你也累了,快去休息吧。”

长门和小南怎么看不出那两个人发生了什么,于是一个哄一个劝拉开了两个小孩子去洗澡。柱间护着斑进了主卧,收获了一个愤怒的瞪视。

“我还能走,不用你扶。”

他的声音很低,却还是被佐助听到了。佐助想了想,斑脸色苍白,嘴唇颤抖,倒是柱间大叔脸色红润,精神气足,想想看都知道是谁打赢了。

“佐助佐助,”鸣人拉着他的袖子,“你能不能帮我跟斑大叔说说好话,让我跟着他学啊!”

佐助瞄了他一眼心道,这家伙真是眼色不佳。

“白痴,你还是跟着柱间学吧。”他没有具体解释,要是被斑知道了他的猜测,他们都不会有好日子过的了。

他扭头看了一眼傻笑的鸣人。

嗯,其实要是有一个这样的兄弟,倒也不错啊。

至于两个大人,斑进了房间就撑不下去了,走了两步由着柱间抱他去洗澡,一边洗还不忘一边强调着,别以为这件事就这么算了,最后拍板的那个还是佐助没有变。还有,不管佐助同不同意也好,鸣人父母留下的那堆破事你别太想当然,傻子一样地陷进去,长门这次过来已经提醒过我了。至于议会这种东西,为什么要建起来?早就应该撤了,我和你爸在这点上还是有点共识的……

“知道了。”千手柱间心猿意马给他洗着头,左耳进右耳出,“都听你的。”

他哪里不知道啊,佐助那么一个好孩子,过个几天就同意了。

至于其他的……再说吧……斑被蒸汽熏的泛红的身体已经引起了他的注意,斑的长篇大论从来也只是刺激的他更想要。

他无暇思考。

“斑,我们两天都没有做了,能不能现在补上?”

“你这个怪物怎么又硬了!刚才不是已经——”

——扑哧。

只一会,浴室里就发出了阵阵嗯嗯啊啊的声音。

……

十余年后。

佐助喘息着,不住推拒:“该死的吊车尾!鸣人!你这些都是从哪儿学的。”

鸣人一边进出着,一边低声笑道:“小佐助啊,你不是说,打架要跟着柱间大叔学吗?”

……

佐助无比后悔。

…...

END

---------------
养父的故事结束啦! @鸦祇 我哪里有不完结;) 虽然还有一些包袱,篇幅有限就不抖啦。至于少年柱斑的故事,欢迎继续关注《恰同学少年》!哦,关于拉灯——脑补赛高!自行想象啦。

评论

热度(19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