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发的美人真好嗑

宇智波六件套 哈德 GGAD EC 盾冬 锤基 霜冬 卫聂 政聂 墨凤 良凤 星明 紫赤 赤黛 黄灰 虹灰 最近新萌上了旭润 拆cp没关系 不要逆我cp 我会骂人的

【锤基】《The Fall 》

这个设定超棒!!!

Bladewithelephants:


-Summary:诸神黄昏后,Thor拥有了洞悉人心的能力,而他知道了Loki深藏许久的秘密。





-

雷电之神?

几乎在树之巨人踩过震动的山地向他扑来时,Thor听到了这么一句话,雷神当然熟悉那银舌头旋转倾吐的嗓音,匀速而委婉,他的语调微微拔高,对很快就要压到他们跟前的尤克巨人也表露出了一丝胆怯,但令Thor感到惊异的,他并没有看到Loki在说话,甚至他的嘴唇紧抿,形成一道严肃凛冽的横线。

“你说了什么吗?”

Thor开口询问,他举起右臂抵御呼啸而来的旋风,那股由尤克的枝叶卷刮出的风暴螺旋向上,呼啦啦的空气撕裂声掩盖了他的问句。

用雷电的力量,只有它了。

很快,同样的话语又传进他的耳朵,语气更为肯定一些。Thor皱了皱眉,内心否决着这个提议。诸神黄昏后,他的力量变得难以控制,过于强大的后遗症便是他无法驾驭好雷电之力——也许奥丁是对的,雷神之锤是封锁他能力的钥匙,而一旦锁被开启,他便不能在击败和毁灭之间掌握好平衡点,战斗的余波也许会殃及他人。

——可眼下,他只能这么做了。

Thor凭空升起,刹那间电闪雷鸣,椭圆形的天空被扯开,巨型旋风被像树一样连根拔起。他掌握住力度,雷电聚集在树之巨人的肩膀两侧,声音嘈杂的奏响着。Loki举起披风抵挡炽眼的强光,他不免后退几步,眼瞧着那刚刚还气焰嚣张的巨人缓缓倒下,身体的一半变成滋滋作响的焦木,摆出一幅屈尊俯就的模样。

“为什么在你使用它之前不先与我说明一下?”Loki将目光投向降落在地面的雷神,语速不免急躁。瞧,那位金发碧眼的男性是至高无上的神明,拥有诚实而热忱的灵魂,但除此之外,他还是个总能令人恼怒的兄长。

“我听到你让我使用力量。”

“我并没有说过。”

“不要在这上面使用你的诡辩了,弟弟。”Thor摇摇头,“你知道我会控制住它,使它不会伤害到你。”

像是同小孩说话一般,Thor叙说的语气很耐心,而Loki厌烦他做作的态度,更何况他确实从未对Thor说过那样的话。

愚蠢至极。他暗自想着,不情愿的撇了撇嘴。

“你说什么?”

Thor抬起头,碧蓝的眼睛里满是疑惑。


2

失去一只眼睛的代价是他对周遭事物的感知力略微下降,比如,发生在他身体右后方的事情,Thor的应急反应需要更多的时间,有一次他被Loki丢来的书本砸中了肩膀,还有几次他被应唤前来斟酒的侍女吓了一跳,那块潜伏在眼罩之下的伤疤总是以不同的方式炫耀着存在感,仿佛Hela割伤的并非是一只眼睛,而是他的一半灵魂。

Thor透过皮革的质地感触着它,那里已经不会引来刺痛,充其量只是微微的肿胀感,并没有什么特别之处。

“我没想到你在这。”

突兀的话语传来时,Thor正低头沉思,他鲜少来到休憩舱,因为这里已经被一个花样繁多的邪神改成了专属的书房,他将三角形的书架浮空摆放,按照书脊厚度排列藏书,将面积不大的舱室井然有序的打理着。

“我有一个问题,需要你来为我解答。”Thor找了一张不高不低的椅子坐在上面,双臂交叉。

“难道只有我能解答吗?”

“只有你。”

于是Loki拖曳着绿色的长袍,迈动几步,坐到了与Thor相对的位置。

他们之间横亘着红叶清泉,洁白的水鸟将璞节拍打着水面,摇动身躯——那是奥丁之长子刚满八岁的一个午后,橘色的阳光呈若干线条打在他初显坚毅的鼻梁上,Thor与Loki面向对方而坐,像对惹人喜爱的兄弟俩,可但凡见到了他们的表情,人们又会暗自忧虑。瞧啊,那金发的王子满脸怒意,绷紧的脸部仿似即将皲裂的地面,而那位小王子,他眼里的阴翳被雪白的肤色衬的更为悚然,十指绞在一起,嘴唇似语非语。他们蹲坐在阿斯加德的秋日下,彼此不发一语,Thor的怒意更甚,Loki愈发进退两难。

“对不起,兄长。”绿色的眼珠转了一圈,小王子认了输。

“你明知道我喜欢蛇。”Thor说,“我把它们抓过来,它们会在我手臂上绕着圈。”

“我也在你的手臂上绕圈了。”

“那根本不是一回事,Loki,你的恶作剧只不过是为了捉弄我,取笑我的莽撞,然后你可以用狡猾的胜利来获取别人注意。”

他们是亲兄弟,连结着互相的血缘,偶尔的斥责以对不会影响什么——至少在那时,Thor一直自以为是的如此归纳着。

Loki倏地起身,他不管衣服上沾上的落叶,沿着河岸一路跑向前。

“愚蠢的Thor,你根本不知道我在想什么!”

“我不知道!”Thor朝着他奔跑的背影,怒气冲冲的大喊,“我从来都不知道你在想什么!Loki!从来不知道!”

秋日的落叶掉光之前,他离开回忆,转而又回到现实。Loki正坐在他的前方,对于Thor长时间的一言不发,他似乎已经要失去耐心。

“需要一杯茶吗,倒入三勺羊奶,以及一片来自安德瓦利之树的叶子。”

Thor突如其来的话语让Loki愣了愣,在刚刚,他确实想沏一杯茶来缓解等待的焦虑。

“我不需要。”他违心的摇了摇头,“Thor,你应该不是专程来为我沏茶的。”

这显然不是一个促使Thor坦白目的的话语,Loki思索着,从某一方面来说,他似乎已经错失了主导对话的权利,他那引以为傲的银舌头不过是在面对Thor时又难以发挥了些,仿佛被打上一个结,面对寂静的对峙也只能闭口不言。Loki始终游离在他的思想边缘,他一会儿想着Thor是否又察觉到了那些总是不知疲倦的恶作剧,一会儿又讶异于Thor仅有的一只眼睛为何能呈现如此斑斓的蓝色,一会儿他又惦念起两兄弟曾经无忧无虑的时光,从树叉掉落的烛形花陷进水面,没有后续的恶意与诡计,那单纯的情谊显得更为难以置信。

“我总是不知道你在想什么。”Thor说道,同样的话他也对Loki说过,不止一遍,“但你不觉得彼此留有余地,不相互猜疑更符合我们的境地吗?”

“一面之词。”Loki不免嘲笑,“我们是兄弟,理所当然应该坦诚相对,你希望我与你并肩作战,在这个前提下我们也没有理由对彼此有所隐瞒。”

话说到这里,Loki暗自嗤笑Thor的惺惺作态,他也曾试过敏锐且毫不留情的袒露心声,叙述自己从九万里高空坠落后的潦倒,他坦承自己游历过极寒之境,曾触碰雷沃汀的剑刃,然而Thor只把这一切当做他不甘命运的利言利语,又或者只当那些是他巧舌如簧编纂出的故事。

“如你所见,我失去了一只眼睛,这个事实总能令我想起我们的父亲,他也和我一样。你还记得我们小时候吗?每当我们认为跑到远离圣殿的深林里一定能躲过父亲洞悉一切的独眼,他总会派守卫前来再把我们抓回去,每一次,不管我们逃的有多远,Loki,他总能发现我们在哪,总能把我们带回来,久而久之我们厌倦了这种捉迷藏,以至于去哪儿都没有那种新奇刺激的感觉了。”

Loki试着回想,那都是不甚光彩的回忆,每一次兴致勃勃的冒险都扫兴而归,而返回圣殿,又是小王子一个人在为大王子的莽撞善后,每一次,每一次都是如此,一直到他以为自己快厌倦这个毫无胜率的游戏了,Thor还是会没头没脑的指挥他骑上马,去到更远的地方。他们见识了各式各样的山川河海,从圣殿顶端的尖锥到艾达华尔平原的巨型樟树,Thor与Loki并肩驰骋,和任何一对血源相融的亲兄弟一样,他们见证了阿斯加德每一个角落都沾染上两人的足迹,在最后却选择一块毫不起眼的溪流作为秘密的据点。

毫不起眼其实是表象,围绕着这片溪流的十里以内,全部是金黄色的秋天。时间女神酷爱仲秋,私心将一块鲜少有人踏足的地方定格在永远的秋季,在遇到两位王子时,她笑意显露,转而又化为悲伤,Thor询问她原因,时间女神默不作声,她拈过一片树叶将其洒落,用这个动作代替了回答。Loki意识到了,他注意到了叶片旋转掉落的过程,知道时间女神无能为力的心酸,她在向他们表明着,他们的命运也将如这无休止的秋日一样,不断的坠落,永无终止,他们两人注定纠缠辗转,经历千万种苦难与波折却无法抵达终点,就如同白日西沉,夜幕降临,至此往后,全部是深不可见底的黑夜。

Loki懂了,而他明白那是时间女神让他懂的,她率先让一个孩童得知到了往后的艰辛,说不清是为了迫使他更坚强,还是为了令他陷入绝望。

“Loki,你怎么了。”

Thor在他眼前挥挥手,他被搅得心烦意乱,突然从未如此歇斯底里的厌恶过Thor,于是Loki捂住耳朵大叫,尖锐的音调把栖息在岸边的水鸟吓跑了。

“你不懂!你不懂!!”

“我该懂什么,Loki?”Thor云里雾里的问道。

Loki想,你不懂我所有的贪欲、卑劣以及巧舌如簧的诡辩,都是在盲目抵挡可能会降临在我们身上的危险;你不懂从年少无知的桎梏中跳脱后,你所要面对的是伪装和猜忌,鲜血和谋杀;你不懂以后的我们会背负着怎样罪孽深重的感情互相残杀,你会命令海姆达尔砍下我的头颅,而耶梦加得的毒液则会吞噬你的血肉,Thor,你应该明白这些,可我又怎能让你活在过于残酷的真实里呢?

年少的Loki跪在地上蜷缩起来,弯曲成一个小小的拱形,Thor进退两难,他只得同样弯下了身子,拍拍Loki的肩膀。

“Loki,从我懂事开始,你就一直很难懂啊,可不管以前怎么样,以后我会努力去理解你的,所以别哭了,我们去打猎吧?”

-

后来发生了什么Loki记不清了,大抵是觅得猎物的喜悦冲淡了之前的不安,年轻人总是能在喜与哀两种情绪中自然迅速的切换,他们一向思考的过少,对于未来也半知半解。

Loki用笔抵着太阳穴,他在等待Thor继续刚才的对话,这场没有主题的交流持续了很长时间,他稍有些昏昏欲睡。

“我们还没有反目成仇时,你挂在嘴边最多的话就是‘你根本不懂我。’可你总是什么都不说,我又怎么能知道你在想什么,Loki。”

你不知道最好不过。Loki想着,或者干脆把那些矫揉造作的回忆全部忘掉,只留下一个心事莫测的弟弟,和一个总是不解人情的兄长便好。

“就像你现在所想的那样,你甚至不希望我还记得那些事,Loki,这真的是你最真实的想法吗?”

他的话语令Loki猛然一怔,惊慌失措的动作碰翻了身后的书架,一半的书本纷纷砸落。

“你……你能知道我在想什么?”他的右手紧紧握拳,莹蓝色的脉络忽隐忽现,“什么时候开始的?Thor。”

“不久之前。”他据实回答。

“这不可能,你不可能知道……不,你不应,你不应该知道那些……你不该,Thor,你不能。”Loki在一句话里说着无数的否定词,他迷失了,肿胀的双目引起了不适的头痛,这时,一股奇怪的气氛渐渐笼罩了他们四周,而他意识到那是来自于雷神的怜悯。

“滚开!!Thor!!!”他歇斯底里的大叫,开始慌乱的给自己的思想设防。Loki擅长法术,但他从未试探过去窥探别人的心理,他不管Thor是怎么做到这一切的,他只觉得令人作呕。

Loki想起刚刚脑内循环播放的记忆,他蹲伏在小溪旁颤抖的抽泣,Thor像个坚固的泥石墙一样扎根在他的边上,脸上愁云密布,他们彼此都有不能向对方坦言的秘密,但对于Loki来说,那些秘密中却只有一个是他永远不准备提及的——他爱着Thor,深爱Thor,他不会让Thor察觉到未来一丝一毫的艰辛,他选择将他目睹的所有恶果独自吞食,留给Thor一片空白的将来,仅仅是因为一段难以启口的苦涩单恋。

“很抱歉,我还在听。”Thor走过来,宽厚的手掌抚摸他的耳后,Loki步步后退,他从未如此慌乱,连咒语的第一个音节都无法记起。

“别再害怕了,Loki,你永远不必再感到害怕了,不管是你在藏珍殿里无理索求的一个吻,还是诸神黄昏后一个简单的拥抱,我想我都能一并还给你了。”

Thor简短的说着,语句透露着闪电般的绝厉,他不会再走向退路,他会一直向前,毅然决然的走到另一个人身侧,那本来是身为兄长的他该在的位置,却任由Loki自顾自的抵御了所有急险——他不会再落后一步了。

“收起来……”Loki说,“你应该把那个能力收起来,Thor,那太不公平了。”

“从什么时候开始我们之间开始讲究公平了?”

后面一句话Loki并没有说出口,他第一次被Thor拥吻。光是这一个吻,便令他震颤不已,他无法想象自己的生命不依赖于此,仿佛前生与余生都会与此不缠不休,Thor的吻是一个奇迹,令他深受折磨的灵魂得以拯救,他可以遗忘艰辛的世事,不公的命运,却无法遗忘这一个平平无奇的吻。Loki想着,流下泪来,他陡然察觉到自己已经等待了许久,而那一半被困在永秋之中的灵魂终于停止了坠落。

他确实渴望一个吻,这个念头自他们年幼开始就根深蒂固在他的脑子里了。

“我并不是一个没有吻就会彻夜难眠的可怜虫。”Loki才想起来要慌忙解释这一点,他推开Thor,“我的要求是你不能再使用你的能力读取我的思想,Thor,那会令我很难堪。”

Thor很快点了点头,Loki没想到他会如此干脆利落的同意这一点。

“事实上,Loki,你越来越难以瞒过我了。”Thor用他仅剩的一只眼睛看着Loki,目光专注,“不管是吻还是拥抱,你的意图都太显而易见了。”

愚蠢的雷神。Loki愤愤的在心里说。

“第三十三遍。”

“什么?”

“刚刚是你在今天第三十三次用‘愚蠢’来形容我。”Thor笑的一脸人畜无害,“希望不会再有第三十四次了。”

-

他在奔跑,河流也在沿同一方向奔跑,在抵达金黄色的边缘时,Loki停止了脚步,南面地平线上的太阳照落在起伏的山丘、丰沃的土壤、淡蓝色的水面上,年幼的他支起身躯,即将离开这片静止的秋季。

时间女神用溪流沐浴足踝,她向着走近的Loki淡然微笑。

“我决定好了。”小Loki说,“我知道那故事的结局,可我不会放弃,即使必须要妥协,那个人也不会是我。”

他转而背身跑开,掀起一阵金色的风,凛冽的风声包含着幻觉般的号角声,横扫过树梢上深红的叶片。在一条朝向未知的极险之途上,Loki用力迈进,欣然奔赴。


End

评论

热度(4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