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发的美人真好嗑

宇智波六件套 哈德 GGAD EC 盾冬 锤基 霜冬 卫聂 政聂 墨凤 良凤 星明 紫赤 赤黛 黄灰 虹灰 最近新萌上了旭润 拆cp没关系 不要逆我cp 我会骂人的

【汤圆AU】他是一个没有馅儿的杀手[上]

想吃汤圆系列。

大树施它活:

又名《小汤圆找弟弟》


又又名《舌尖上的复联》


又又又名A Bite of Avengers


是的,你没看错,这是一篇汤圆au。字面意义的汤圆。


lo主丧心病狂预警。


lo主丧心病狂还很饿预警。


———————————————————— 


我叫Thor,是一颗花生馅儿的汤圆。


一颗强壮、坚韧而睿智的汤圆。


我目前正在寻找弟弟的旅途中。


 


开头已经说过,我是一颗汤圆。


所以我弟弟、我姐姐、我父王、我母后也是汤圆。


我们住在阿斯加德品牌区的皇家彩色汤圆专柜,是一家幸福快乐的汤圆。


 


我、我姐姐、我父王、我母后都是花生馅儿的。


而我的弟弟,Loki,是芝麻馅儿的。


这也是他离家出走的理由。


 


那天早上,我听说附近搬来了一盒新的点心套装,叫做【腹愁者联盟】。


我很激动,想和弟弟一起去拜访我们的新邻居,就兴奋把他从他的白瓷勺小床里拖起来。


他还没睡醒,嗯了一声,小脑袋靠在我身上蹭啊蹭,迷迷糊糊地问:


「你又闹什么?」


小小的绿莹莹一颗(他的外皮里加有抹茶粉,而我是玉米粉),被蒸汽捂得水嫩嫩软糯糯的,非常可爱。


我就忍不住舔了我弟弟一口,力气有点大,把他的馅儿都舔出来了一点。


 


然后我们震惊地发现——


 


他其实是一颗芝麻馅儿的汤圆!!!


 


我的弟弟突然撞破了这一点,非常地伤心和惊惶。


他跑去质问父王,父王这才告诉他,他其实是从隔壁约顿海姆品牌区抱养的。


 


于是我的弟弟离家出走了。


 


我很担心,跑去找我的姐姐商议。


我的姐姐,Hale,是展柜里唯一一颗纯黑糯米皮的汤圆,看起来有点可怕。


实际上非常可怕


她冷静地听完了这件事的前因后果,什么也没说。


她只是平和地告诉我,如果我三天之内不把弟弟全须全馅地带回来,她就把我的馅都打出来


我的姐姐是一颗说到做到的汤圆,所以我立刻踏上了寻找弟弟的旅途。


 


现在已经是第三天了。


我仍然没有找回我的弟弟。


我已经可以看见我金灿灿的花生馅散落一地的壮观景象。我很焦灼。


 


其实中间有一次,我只差一步,就可以捉住我的弟弟了。


那是在旅途的第二天早晨,我跋涉过无数冷柜、烤箱和煮锅,最后在一屉小小的竹编蒸笼里,发现了Loki。


他和棕色的一只小熊馒头并肩而卧,躺在一片艾叶垫子上,正轻松愉快地聊着天。


 


我奋勇地滚了上去,大叫:「弟弟!跟我回家!」


他抬头一望,小脸一白,一个轱辘滚起来,翻出蒸笼,就拼命地向前逃去。


但开头已经说过,我是一颗强壮的汤圆。


所以我滚得很快,马上就要追上Loki。


 


说那时迟那时快,风声尖啸,那只小熊馒头猛然径直挡在我面前。


「你就是Loki的哥哥?」


他语调冷厉,声音却难脱红糖味的软糯。


「是的。」


「异父异母的亲哥哥?」


「是的。」


「又蠢又丑又能吃还对他图谋不轨的哥哥?」


「是——不不不不是!」


我不知道应该先反驳哪一条。


是「我才不蠢」,还是「我哪里丑了」,还是「我也没有很能吃」,还是「我我我什么时候对他图谋不轨」。


所以我张口结舌了半晌,最后一句话也没说出来,只眼见着小熊馒头背后,那颗绿莹莹的小汤圆乘机越滚越远。


我着急了:「请让让!我得带我弟弟回家!」


 


小熊馒头的脸上流露出一只小熊馒头能够流露的最大鄙夷


「果然如此。」


他后撤一步,摆出阵势,冷峻而坚定地说:


「无论如何,我不会允许你违逆Loki的意愿,强行逼迫他再度回到那个充斥着花生味道的恶心地方的。」


花生做错了什么?!


我觉得我的花生馅儿隐隐作痛。


「兄弟,事情不是你想象的那样……」


「谁那么倒霉要当你的兄弟?」


他一口截断我,那双圆溜溜的绿豆眼睛凛冽地注视着我,毫不退避。


 


看样子不动武不行了。我这才凝起心神,认真打量我的对手。


他表皮棕亮,脸蛋饱满,耳朵也圆圆的很可爱,应该是品质优良的红糖口味,头上却歪歪扭扭顶了一颗红色的小星星硬糖,似乎是被粗暴地强插进去的。


我在心中默默道声对不住了,一鼓气,可着劲儿在原地弹跳几下,腾空而起。


这是阿斯加德皇室祖传的平沙落锤式,以身为锤,从高空轰击对手。


 


小熊馒头显然亦非易与之辈。


面对我凌厉的攻势,他仰着脸,面容冷峻,准备接招。


但这不会改变他必败的结局。因为此刻——


I'm one with the wind and sky!


 


我御风而行,我横绝长空,我要上天,和太阳肩并——噗!


 


一片涂有白星的蓝莓圆饼干破空飞来,挟着猎猎风声,不偏不倚,正中我的面门。


伴随着远处一声正气凛然的暴喝:「你想对Bucky做什么?!」


 


开头已经说过,我是一颗坚韧的汤圆。


但我毕竟是一颗汤圆,还没有坚韧到能够铁头碎饼干。


于是我开始咻咻咻地垂直下落。


 


在掉到地上之前,我听到的最后一句话,是一声恶狠狠又软糯糯的粗口:


「Who the hell is Bucky ?!」


 


然后我Biang地一声掉到了地上。


弹了几弹,昏厥过去。


 


——————————————————————————————



无奖竞猜——


复仇者们分别是什么中式点心?


(欢迎我大吃货国各省人民提供不同的思路!)

评论

热度(275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