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发的美人真好嗑

宇智波六件套 哈德 GGAD EC 盾冬 锤基 霜冬 卫聂 政聂 墨凤 良凤 星明 紫赤 赤黛 黄灰 虹灰 最近新萌上了旭润 拆cp没关系 不要逆我cp 我会骂人的

【汤圆AU】他是一个没有馅儿的杀手[中]

没有馅儿的杀手…那海拉姐要把锤哥的馅儿打出来的意思是:老娘要把你的nao都打出来???【呀好凶////////

大树施它活:

《舌尖上的复联》第一口




一张脸。


一张黑脸。


一张巨大的黑脸。




占满了整个视野, 以实施人工呼吸的距离,贴在我的脸上。




这就是我醒来时,第一眼看见的景象。


我立刻就希望我能够再度昏死过去。




好在那张脸没有真的给我开始实施人工呼吸。


他见我睁开眼,似乎松了口气,马上直起身——原来是一个黑米窝头。


黑米窝头转过头去,朝着不远处大喊:


「Cap,他醒了。」




便听一阵脚步响,一块玉米馒头匆匆而至,在我的身边关切地蹲下。


「这位汤圆,您没事吧?」




我呆住了。


他不是一块普通的玉米馒头。


他是一块很大很大很大的,玉米大馒头。


色泽金黄,胸肌饱满,应该是上到金丝大馒头,下到旺仔小馒头,所有馒头的梦中情馒。




现在,这块所有馒头的梦中情馒蹲在我旁边,确定我并无大碍后,自我介绍是腹愁者联盟的队长Steve Rogers,满面愧色地向我致歉,并解释了他一言不合砸昏我的缘由:


「我以为你是九头蛇的残党,想要伤害Bucky,一时情急,就甩了你一盾,让你昏睡了半日。非常抱歉。」




啥啥啥?九头蛇是啥?Bucky又是啥?


他看出我疑惑的样子,解释说,Bucky就是那只小熊馒头,而九头蛇则是一伙邪恶的手撕鱿鱼干,曾经绑架Bucky。


「但Tony检查过你了,说你显然不是鱿鱼馅儿的。」


「Tony又是谁?」


馒头和窝头听得此问,脸上都浮现出如鲠在喉的复杂神色,仿佛被迫谈论一坨屎。


半晌,Steve才压抑着回答:「他是这栋Stark大厦的主人。」




大厦?我撑起身来环顾四周,这才发现我正置身于一只宽敞明亮的巨大蒸笼内部。


我一个激灵爬起来,冲到蒸笼侧面的小窗,向下一看——妈耶,下面恐怕还有一百多层蒸笼。


高耸入云,蒸汽缭绕,可以说是十分浮夸了。




我刚刚感慨出声,窗下忽然风声飒飒,一个金红身影自蒸汽底部破云而来,贴着蒸笼大厦的外壁一路嗖嗖嗖极速上升,转眼到了窗前,biu地一声蹦跶进来,把我直接撞了个倒仰。


我再度四仰八叉躺在地上。


一颗金红锃亮的糖炒栗子*,翩翩悬停在了我的头顶。


「哪里浮夸了?」他不满地驳斥。「这是艺术,只有聪明的人才看得见。」


想了想,又用富有同情心的口吻补充。


「或者有钱的人。」




现在,我充分理解了刚才他们脸上的那种复杂表情——我才跟这颗糖炒栗子见面了不到五分钟,就已经产生了将他剥皮拆壳的暴力冲动。


好在Tony似乎没有兴趣继续侮辱我的艺术品位,而是转过身看向Steve:


「Cap,有一个坏消息和好消息,你想先听哪一个?」


Steve叹了口气。


「坏消息。」


「现在无法再追踪你的宝贝小熊了。」


糖炒栗子浮在空中,摇了摇闪闪发光的金红脑袋。


「之前你偷偷黏在他身上的红豆定位器失效了——一只小熊馒头的小短手是无法够到自己的背后的,所以 , 必定是有人帮他发现了这颗红豆,还把它摘了下来。」


我想到了Loki。他一直是颗乐于助人的善良的小汤圆




Steve面色凝重,但仍然保持了镇静的风度:


「那么好消息?」


Tony撇了撇嘴。


「Wanda说,Peter刚刚传来消息——她那个操蛋老爹明天早晨不在家,我们可以安全地去X学院,请教授用读心能力帮忙找人。」




还有这种操作?我很激动,问我可不可以一起去,以此找到弟弟。


他们投来诧异的目光。


于是我开始讲述我的艰辛历程。从我弟弟离家出走开始,讲到我只差一点就可以捉住他,再讲到因为某个半路杀出来的混蛋肌肉馒,我现在依然身处馅儿要被打出来的圆生危机。


混蛋肌肉馒听了,方正的面孔上流露出自责和愧疚。


他再度致歉,许诺一定会负起责任,帮助我找到弟弟……就算找不到,等我的馅儿都被打出来后,他也会尽职尽责地处理我的后事,把我的馅儿打扫干净,不会留在展柜里污染柜容。


他如此体贴周到,我的内心充满感动,甚至想把他打成开花馒头*。






在明天一起动身去Xavier小天才点心学院前(X学院的全称,这什么名字啊),我今晚暂且落脚在stark大厦(也就是腹愁者基地,这又什么名字啊)。


Sam ,就是那个黑米窝头,友好地带着我在stark大厦上下转了转,依次介绍了各位腹愁者。


藉此,几番阴差阳错,我终于还是认识了我的新邻居们。




Clint,一只圆滚滚的鸡仔包,却坚持声称自己是一头鹰。


Vision,一颗会飞的紫薯丸子*,额头上还镶了颗金闪闪的花生仁,让他看起来异常深沉。


Banner,一个斯文睿智的艾叶青团*,内里是温厚柔和的豆沙馅。但据说生气时会膨胀十倍,跳将起来,咚地一声,把你拍成二维。


Natasha,一枚冷艳逼人的虾饺皇后*,华美的月牙短裙共有十二褶,十二道完美、性感、迷人的褶子。作为一众腹愁者中唯一的咸口点心,她显然具有睥睨所有男性同事的Alpha气场,我不止一次听到她称呼她的男性同事为「那些甜腻腻的小弱鸡 」。


Peter和Wanda,一对双生的小钵仔糕,分别是银色的椰汁口味和红色的草莓口味。他们的操蛋老爹,正是X学院那厢的万磁王。Peter长驻X学院,Wanda则因为她爹老看她男友幻视不顺眼,很少归家省亲。万磁王恨猪及朱,也索性放出话来:只要幻视一天不对他家的白菜死心,他就一天不让复联众人进门。




「为啥?」本以为我家的家庭伦理剧已经足够狗血了,没想到人外更有外星人。「他对幻视有什么不满?」


「嫌弃他是紫薯口味。」


Wanda叹气。


「说他配色难看。」


Peter叹气。


「那令尊是什么口味的?」


他们萧索地对视一眼,同时叹气。


「——紫薯。」




同时,我还(被迫)深入了解了那只名唤Bucky的小熊馒头和Steve之间的纠葛过往。


如果这是一部爱情剧,大概只有山西老陈醋出任导演,才能拍出如此酸爽的剧情。




「我和Bucky一块儿长大。我小时候非常瘦弱,大家都嘲笑我,说我还没一颗旺仔小馒头大。只有Bucky会护着我,把所有欺负我的点心从圆的揍成扁的。」


Steve深情地追思道。


「你可以想象,他是一只多么柔软可爱的小熊馒头。」


哦。我回忆了一下那双杀气凛冽的豆豆眼,觉得有点难以想象。




不幸的是,同样因为Bucky的柔软可爱,一伙邪恶的手撕鱿鱼干将Bucky绑架到了九头蛇糕点铺作为镇柜之宝,以这款难得的漂亮点心招徕顾客,吸引眼球。等Bucky的款式过时了,就把他封冻进冷柜里,让他陷入无知无觉的漫长沉睡。


为了拯救Bucky,Steve毅然痛饮了高危风险的超级酵母剂,走出蒸笼时,就变成了眼下的这块超级馒头。他带队端掉了九头蛇,救出了Bucky,可他的小熊馒头却不记得他了——九头蛇为了控制Bucky,将一颗冷硬的红星糖生生植入他的脑袋,破坏了他的记忆。




「I thought you were smaller.」


一身冰霜,满眼戒备的小熊馒头,对他如是说。


而后他孤身离去,拒绝了所有的保护与陪伴。




我听得都怔了。


「原来那颗红星是这样……那一定很痛。」


Steve默然点点头,蓝眼睛里一片压抑,如同风暴之前的海面。


我突然很怕这块玉米馒头哭出来,眼泪都要把自己泡胀一倍,那他的Bucky就更难认出他了。


但Steve没有。


他只是垂着眼睛,轻声说:


「他看着我,如同完全不认识我一样,冷酷得就像、就像……就像一个没有馅儿的杀手。」




我一言不发,只是拍了拍他的肩膀。


同时把一句话默默咽回了馅里:


……醒醒,兄弟,他是个馒头,本来就没有馅儿。


     ——————————————————————————————


*感谢 @烟雨遥  @想和隔壁村玺子哥去挖红薯  @君迁 @翻滚的黑色糯米糍  等同学的复仇者点心脑洞,拯救了孤陋寡吃的lo主!


其他同学贡献的灵感也很美味,只是因为与预设剧情不太相符,不得不割爱(*꒦ິ⌓꒦ີ)……真的非常感谢大家的评论!(不然lo主就只能一遍遍地刷《舌尖上的中国》了……)



                                 一块被揍开花的馒头长这样

评论

热度(207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