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发的美人真好嗑

宇智波六件套 哈德 GGAD EC 盾冬 锤基 霜冬 卫聂 政聂 墨凤 良凤 星明 紫赤 赤黛 黄灰 虹灰 最近新萌上了旭润 拆cp没关系 不要逆我cp 我会骂人的

【堀鹿】可愛的女朋友

甜到爆炸!!!!!!

由柚:

情人節發個糖。


可能有OOC&錯字


-


堀政行和鹿島遊最近開始交往了。


事實上,當堀驚覺發現鹿島正好就是他的理想類型之時,他非但沒有半點想要戀愛的想法,反而更開始挑她毛病找她缺點,好讓她早日遠離自己心中的理想形象。


那麼,到底他們是怎樣開始的呢?許是一念之間的神差鬼使。


某個黃昏,只有兩人的回家路上。


前面新開了一間咖啡店!她興奮地走在前面,說要吃千層奶油蛋糕再回家。


金黃色的暖霞灑落在她身上,逆光之下他看不清她的臉,他只是瞧見她回頭,叫喚著自己快點跟上來。


明明一向都有點煩她在自己耳邊嘰嘰喳喳吵過不停,但這刻卻突然覺得那聲學長叫得特別甜,聽得他心裡泛起一股微妙波動。


見他停下腳步,她便走到他眼前,好奇發生什麼事了。


這才看清她在彎著嘴角笑,雙瞳盈盈若水,眼裡透著無盡笑意。


如果每天都聽到有人喊自己喊得如此甜膩、如果每天都看到這樣好看的笑容,感覺似乎很不錯。


於是神差鬼使的——當我的女朋友好不好?他問。


好啊。她答。


就這樣他們便交往了。


然而身份的轉變也沒有特別改變他們一貫的相處方式,她依舊沒大沒小愛偷懶,說話又總是沒過腦袋,常常惹得他火冒三丈。


好比如今天她又試圖在他眼底下偷走,結果他追了半個校園才捉到對方,最後當然就忍不住給她一記拳頭了。


嗚嗚你怎麼捨得打你可愛的女朋友?她撅嘴道,摸摸自己的腦袋,一副好像很痛的樣子。


這個時候就知道叫自己做女朋友嗎?而且一點都不可愛!說罷,他又敲了頭頂一下,她卻笑了起來。


都被打了還在傻笑。他沒好氣地說。


因為我知道學長果然最喜歡我了。她笑呵呵地說。


他反了個白眼,叫她別以為拳腳相向是好感的表現。


交往前,她都自豪說這是身為最受寵後輩的一種特殊待遇。


他砸嘴,不想再浪費時間和她糾纏下去,於是便一手強拉住她的手,一起回戲劇部去。


她跟在後面,暗自得意起來。


雖然學長都不說,但她都確切感受到他的溫柔——從那暖和的掌心,還有從那根本沒用力的拳頭。


看到後面的人依舊一臉嘻皮笑臉,他不禁開口問她到底是不是真的喜歡自己。


喜歡啊!她秒答,然後更壓低聲線耍帥說王子和最喜愛的小公主將會永遠幸福快樂下去。


還真是一如既往般輕浮!


***


終於領到她回到社辦,他立馬趕她上舞台排練。


部裡其他成員看到他們牽著手回來,都表現得相當意外,交頭接耳說原來部長和鹿島君真的在交往啊。


他知道他們總是一吵一鬧,在外人眼中實在沒半點情侶的樣子。


最初他心想難道要像少女漫畫般肉麻才算是交往嗎?但手卻很不老實的開始翻開那本名為「萌愛」的漫畫。


雖然受不了男女主角那些愛來愛去的對白,但也不是不羨慕當中某些親密的接觸,好比如說……接吻。


和她交往已經快一個多月了,但兩人還是僅止於牽手的程度。


其實也是有過可以更進一步的氛圍,但她總會在重要關頭王子上身,油嘴滑舌簡直是破壞氣氛。


不過現在看到她在舞台上英姿煥發的過人魅力,他感慨如果不是她這種個性,當初自己可能也不會注意到她。


目光一直停留在她身上,卻發現這傢伙不知為何今天一直出狀況,自己的戲份總是演不好。


…真是的,這個王子真是少一點注意都不行。


最後不得不留她下來繼續練習。


她懶散地伏在桌子上,嚷著累了要回家。


他一句不練好不准回家打槍,扯住她領子讓她坐好。


她不情不願地坐起來,嘀嘀咕咕說她都不知道劇本裡所寫的苦戀到底是怎樣的一回事。


他無言望向眼前這位天之驕子,備受大家寵愛的她不了解苦戀的患得患失似乎是蠻正常的,雖說這實在讓人感到火大。


他搖頭嘆了一口氣,拿起劇本,她知道部長大人要作親自示範了,雙眼馬上亮起來,十分期待看到久違的精湛演技。


稍微清一清喉嚨,然後用他那富有磁性的嗓音唸起原本屬於她的對白。


——妳是惡魔嗎?妳總是故意對我綻放嫵媚的笑容,誘惑著我一步一步向妳靠近,佔據我整個心靈、讓我腦海裡都是妳的身影。妳是撒旦派來的惡魔,企圖偷走愛慕者的靈魂。


——我只是凡間裡一個普通人而已。


她馬上醒目地接著說公主的台詞。


——不,妳是邪惡的。


鹿島。


妳口口聲聲說喜歡我,就連交往也好像沒思考過一般就答應,但過於隨便的語氣卻讓我從來未曾感受到妳的真心。


每當想要縮短兩人之間的距離的時候,妳都會用王子的口吻說出花言巧語帶過。我都知道的,正如每次有女生想要電話號碼或者邀約出去,都會被妳蒙混過去。


所以,對妳來說,和我交往其實也只是跟女生們玩樂一樣的嗎?


——妳真的很邪惡。


他眉頭深皺,一邊苦笑一邊重覆上一句台詞,但意義已完全不同了。


——你怎樣才能相信我?


可是她並沒有察覺,還以為這完全是他的演技,繼續唸起公主的對白。


他有點無可奈何,但早就習慣她的遲鈍,既然如此,也就繼續奉陪演下去吧。


——說妳愛我。


他捧住她的臉,直視著她眼睛裡的瞳仁。


似是不服輸的想要和他比拼演技,她亦全力投入角色,嫣然一笑,兩眼凝神回望著他。


——我愛你。


語氣雖是淡然的,但明眸之中盡是她的愛意。


這是公主對王子能作出的最真實的告白。


——貪婪的我還想得到更多證據。


他回道。


她有點意外的眨了眨眼,因為劇本寫的本該是王子終於感受到公主的愛而大團圓結局,想不到他現在竟然即興加戲,一時之間實在不知道要如何反應。


演技比拼要輸了啦,學長果然很厲害!


察覺到她分心了,他稍微不滿地把她的臉湊到自己面前,接著說。


——妳現在如此心不在焉難道是在思考怎麼吃掉我的靈魂嗎?甜言蜜語果然是不可盡信。


——我僅是在好奇你想要什麼證據。難道你還感受不到我對你的真心嗎?


知道他在責罵自己了,她馬上趕緊回到角色裡。


他莞爾而笑,似乎還挺滿意她的回應。


——我想要的是…...


他未把話說完,側過頭就貼上了她的雙唇。


這一瞬間,猶如有股電流竄過一樣,他感覺到她一顫,但自己何嘗也不是心跳加速,緊張不已?


許是羞澀許是不熟悉的關係,這一吻很淺,伴隨著的是與她鼻尖輕碰時所感受到暖暖鼻息,以及靠近她所聞到的淡淡香氣,帶著糖果般的甜美。


拉開距離的一刻,他才見到她睜著圓眼愣愣地看住自己,面紅耳赤。


他輕輕叫喚她的名字。


只見她眼睛亂瞟,結結巴巴的語不成句。


頑皮的小野貓?他試圖組織她的說話,這關頭她又王子上身,而且還想說什麼傻話嗎?


她呆呆的點頭如搗蒜,然後又用力搖頭,說他不是野貓,是狼才對,而且是會把人吃得一乾二淨的那種。


他笑了,回道說那妳就是小紅帽。


此刻她雙頰就更熾熱了。戲劇部部長的情話技能似乎也不輸王子(當然他心裡其實在想英勇的獵人角色可能會更適合她。)


看她現在手足無措的樣子,他終於知道,王子只是她華麗的偽裝,偽裝之下她終究還是個女生,每一次偽裝原來都只是為了掩飾害羞。


這個女朋友,其實真的還挺可愛。


他嘴角微微上揚,內心裡的不安現在全部都一掃而空。


 


——我感受到了,妳對我的愛。


他說出劇本裡王子最後一句對白。


 


(FIN.)


 


---


寫這一篇的原因是我發覺自己竟然很少寫堀鹿高中交往這個如此好吃的梗.


是說比起背景是大學生或者出社會的, 我更喜歡還是高中生的他們.


因為對比起成年後的名正言順,高中生談戀愛不是有種禁忌的氣息嗎?我特別喜歡這感覺.


最後,老師給學長動物化的設定真的是狼,不知道是不是色狼呢哈哈哈哈哈哈(誤

评论

热度(1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