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发的美人真好嗑

宇智波六件套 哈德 GGAD EC 盾冬 锤基 霜冬 卫聂 政聂 墨凤 良凤 星明 紫赤 赤黛 黄灰 虹灰 最近新萌上了旭润 拆cp没关系 不要逆我cp 我会骂人的

1.「吃醋」

泽三:


[19天]脑洞日常
人物属于阿先
⚠️ooc属于我
呈寸 有贺红 炸贱出没
接受意见 并且爱你们(。・㉨・。)ノ♡
⚠️顺便给大家安利一首歌 陈粒-虚拟
1.「吃醋」
贺呈身边有很多女人,有的是自己主动贴上来的,有的是贺呈他爸塞过来的

寸头知道贺呈不会喜欢上别人。可看着这些女人粘着贺呈,他心里多少还是会有些不舒服

“又怎么了?”莫关山一边切土豆一边问寸头,贺天下午突然打电话回来说要加班,撒娇要莫关山给他送晚饭

“老大,我昨天发现贺呈衣服有个口红印。”寸头无精打采的坐在地板上,拿着逗猫棒有意无意的逗着莫关山家的两只猫

“那又怎么样?贺呈他爸就那样,你又不是不知道。一面说不反对你们两个在一起,一面给自己儿子塞女人。”莫关山拿起猫粮,给自己的两个儿子准备晚饭“你要相信贺呈哥,他不是那种人。他要是想找别人早就找了,还至于跟你在一起五年?”

寸头坐在厕所门口,看着里面的贺呈,想着莫关山临走的时候对自己说的话,“你如果真的想不开就去问呈哥,然后告诉他你不喜欢那些女人。”

“呈哥。”寸头跟贺呈在一起五年,贺呈从来只是叫自己的名字,寸头也没有叫过贺呈什么肉麻的称呼

贺呈是个冷漠的人,能跟寸头在一起,已经是一件很难得事了,寸头也没有奢望过别的

贺呈正在刮胡子。他最近很忙,忙的连没有时间刮胡子,没有时间吃饭,更没有时间发现寸头的小心思

“怎么了?”贺呈甩了甩剃须刀上的泡沫。贺呈喜欢这些传统的东西,手动的剃须刀,手卷出来的香烟,没有装饰的银戒。这些东西很简单,又简单又传统。最重要的是,这些东西都是寸头送给他的

寸头看着贺呈眼底下的乌青,感觉自己有点没用。见一可以帮展正希处理工作问题,老大可以帮贺天处理生活问题。而自己一无是处,一直都是贺呈在照顾自己

“没事,随便问问。”寸头退回到房间,把自己塞进被子里,不一会感觉床的另一侧沉了一下,接着就闻到是贺呈身上好闻烟草味

两个人背对着躺在一起。寸头睡不着,可他不敢乱动,只能轻轻的叹了一口气

“怎么了?”贺呈挪过来,把寸头圈在怀里

“我有的时候是不是又无理取闹又没用?我什么都不会,还总是吃你身边女人的醋,我比不上她们。我不能帮你解决工作上的问题,我不能光明正大的跟你出现在同一个地方,我更不能跟你生个孩子。”寸头问完就有些后悔了,他知道贺呈是一个没有情趣又不会说谎的人,他怕听到自己不想知道的那个事实

“别乱想。”贺呈用力的抱住寸头,他终于知道寸头这几天闷闷不乐的原因了

“睡觉吧,晚安。”

第二天,贺呈像什么也没发生一样去上班,留寸头一个人在家

贺呈求婚的时候曾经对寸头说过,他会养寸头一辈子。可现在寸头有点后悔了,这种生活太无聊了

寸头坐在餐桌前,吃着准备好的早餐,看见杯子下压着一张纸条

“下午去超市买点菜回来,晚上叫他们来家里吃火锅。买完给我打电话我去接你。”

寸头笑了,原来自己在贺呈心里还是有点用的

寸头买了一些菜和火锅调料,当然也买了奥利奥薯片果冻话梅饼干瓜子牛肉酸奶坚果冰激凌蛋糕奶茶开心果鱿鱼丝核桃葡萄干雪糕杏仁苹果干布丁鸡肉卷棉花糖咪咪条

寸头拎着一堆零食站在路边远远的就看见贺呈的车开过来,以及副驾驶上的那个女人

下车后,那个女人对寸头挥了挥手,温婉的笑着说“本来是要陪贺呈哥去换行车记录仪的,结果他非要绕一大圈来接你。也不知道下午开会能不能来得及。”

她说的很自然,在别人听来就像她跟贺呈才是一对,而寸头只是一个麻烦

“怎么站在外面等?下次在里面等我去接你就好。”贺呈没有她,伸手接过寸头手里的东西

贺呈提过这个女人,苏苏,是他爸一个合作伙伴的女儿,并且一直喜欢贺呈。寸头在心里默念,白莲花,辣鸡人,恶毒女配

“贺呈哥,你朋友会开车吗?让他去换行车记录仪,咱们回公司开会吧。”女人自然的挽住贺呈的手臂

“不用。”贺呈把手抽出来,牵起寸头的手“我跟公司请过假了,下午的会你们去开就好了。我跟我老婆一起去换行车记录仪。”

贺呈看见寸头的手因为拿了太久东西出现了一道浅浅的勒痕,把寸头的手举起来亲了一下,说“你自己打车回去吧,记得开发票让公司给你报。”

贺呈第一次在公共场合做出这种亲昵举动,弄得寸头一阵脸红,“呈哥…你干嘛…”

“叫老公。”贺呈低下头认真的看着寸头

女人还不死心,笑着说“贺呈哥你们关系真好。看样子你们晚上是要吃火锅吗,我也给公司打电话请个假,晚上好跟你们一起吃饭。”

贺呈冷漠的说“虽然你父亲跟我父亲私下是好朋友,但你在公司的身份是一名实习生,怎么可以擅自离开自己的岗位?”说完拉着寸头上了车

“不过,苏苏,你晚上想吃火锅的话可以过来。”
---
苏苏很郁闷的站在贺呈家门口,把胸口的衣服特意的往下拉了拉。自己长的也不赖,身材又好,学历又高,怎么可能比不上一个男人

“贺呈哥我来了。”苏苏特意在公司换了一件修身的裙子,又性感又知性

“小点声。”贺呈坐在沙发上看着报表,寸头趴在他腿上睡觉“我老婆在午睡。”

“那呈哥我去洗菜吧”苏苏有点尴尬,既然性感这个行不通,那就装贤惠吧

“不用,你坐着,别出声就行。”贺呈用一只手轻轻的捂住寸头的耳朵

贺呈说的对,她只用坐着就行

莫关山在厨房忙来忙去,洗菜,刷碗,做锅底。贺天在一旁粘着他。偶尔莫关山烦了,用力的甩甩手里的菜,弄得贺天一脸的水。贺天也不恼,笑着从后面抱住他。根本没给苏苏发挥的空间

装贤惠,失败√

展正希他们公司经常跟贺呈公司有生意往来,所以展正希和见一苏苏是见过的,但是她没有见过他们两个人现在这个样子。

展正希坐在地上看资料,见一坐在旁边看设计样稿。偶尔见一累了,就靠在展正希怀里。闭着眼睛软软的说“好累哦。”,展正希就会笑着在他的额头上亲一下

苏苏凑过去,僵着脸笑着说,“可以让我看看这个设计吗?搞不好可以给你提一些意见呢。”

见一抻了个懒腰,笑着说“不行,商业机密,严禁外泄。”说完,拉着展正希做到了另一边

卖弄学识,失败√

苏苏坐在沙发上看着房间里剩下的三个男人,贺呈,寸头,蛇立

贺呈坐在地毯上看着报表,寸头靠在他怀里跟蛇立专心的打着游戏

苏苏突然感觉自己挺失败的,居然要靠插足来赢得一个男人的爱,而且现在看来,自己成功的可能性基本为零

吃完饭,贺呈主动要求送苏苏回家,寸头也没有说什么

在车上,苏苏突然对贺呈说“我想做什么你其实早都知道了,是不是?”

“你觉得呢?”贺呈依旧是万年不变的冷漠语气“我早就知道你想做什么了。你不是我爸塞过来的第一个女人,当然,也不可能是最后一个。我跟他在一起五年了,说出来你们也许可能会觉得恶心或者不理解,但是我还是要说,我爱他。”

贺呈语气中少见的出现了一丝腼腆,“他很可爱,即天真又善良。在你们看来他可能什么都不会做,可是在我心里他是我遇见过最细心的人,虽然有的时候有点小幼稚。”

贺呈把车停在路旁,打开播放器

“你看,我生活中的每一件东西都是他为我挑的。大到我们住的那套房子,小到车里现在放的歌,都是他喜欢的。他已经成为了我生活的一部分,没办法分开的一部分。”

贺呈侧过头,看了一眼副驾驶座的人

“你还年轻,你得像我一样找一个自己爱的人。”

贺呈回到家的时候,一切都已经收拾好了。寸头抱着头坐在大大的落地窗前

“他每天吃那么多零食,怎么还是这么瘦。”贺呈一边想,一边跪下来从后面抱住寸头“在想什么呢?”

“没想什么,你回来了,她怎么说?”寸头有点生气,可是他不想表现出来

“没怎么说,我给你看一样东西。”贺呈从包里拿出一个行车记录仪,打开播放后递给了寸头

画面里,贺呈开车平稳经过了一个小的拐弯,可副驾驶的女人却故意的靠了上来,在贺呈的衬衫上留下了一个唇印

“你看,我什么都没做。”贺呈用力的抱着寸头,在寸头肩上蹭来蹭去,“你要不要奖励我?”

贺呈很少会说出这样的话,寸头低着头小声的说“你想要什么奖励?”

“你。”贺呈一只手把寸头的双手禁锢在头顶,用另一只手扯开自己的领带,俯下身,把头埋在寸头的胸前,然后轻轻的咬了一下他的锁骨

不一会,贺呈突然抬起头问寸头

“你想要只猫,还是要只狗?”

“什么?”

“你不是总说无聊吗,我想着如果有个宠物陪着你可能会好一点。”

“可是,”寸头用两条腿夹住贺呈的腰,一用力整个人就骑坐在贺呈身上,然后低下头在贺呈耳朵上轻轻舔了一下“我想要个孩子。”

“操。”










评论

热度(18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