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发的美人真好嗑

宇智波六件套 哈德 GGAD EC 盾冬 锤基 霜冬 卫聂 政聂 墨凤 良凤 星明 紫赤 赤黛 黄灰 虹灰 最近新萌上了旭润 拆cp没关系 不要逆我cp 我会骂人的

【黄灰】物以类聚2【原灰】

这个设定也太棒了吧!!!黄灰的过去虐虐的qaq不知道最后是黄灰还是原灰……对我们可爱的祥子好一点啊qaq

灰崎家的炸鸡块:

 #灰崎祥子in雾崎第一。


#自由放飞的OOC文。


 


人设↓ 




雾崎第一是坊间有名的名流学校。


之前以国家级的高尔夫球部闻名,最近几年篮球部的实力也渐渐强大。


特别是花宫真成为主将兼教练以后,战术就走向了一个方向。


今年开始,卑鄙的蜘蛛网战术不止用于球场上,连球场下都可以利用篮球部的新武器来摧毁对手。


 


武器不是别人,就是灰崎祥子。 


 


名义上是篮球部的经理,但祥子连入学考试都是借了花宫的小抄考进来的,脑子并没有好到擅长整理数据或是分析。为选手们打理日常杂事也推给了一起入部的黑子哲娜,心情好就去篮球部摸鱼,心情不好就自己出去玩。


即使这样,严格的主将花宫也会放任她。这绝对不是出于青梅竹马的情分,而是祥子的任务本来就不是做这些小事。




祥子的魅力对花宫没有任何攻击性,对别人还是有杀伤力的。前凸后翘,双腿修长,忽略性格单看脸也算是个美人。个性没有小女生被动的一面,对异性总是主动出击,不知道什么叫害羞,真动真格勾引起来,正常的直男都扛不住。


别看高中小男生的理想型都是温柔可爱的美少女,私底下都会默默地想和性感的酷女孩玩一次。


反正就算放着祥子出去玩,她也是会去搭讪别人,不如把这一点当作取得胜利的捷径。


战术根据对象而不同,遇到校规严格的,就勾引到小巷子里做些亲密的行为,让躲在一边的原一哉拍照发到学校,诬陷他出入红灯区买春,直接被处分无法参加比赛。


还有的是在比赛当天埋伏在电车上,借着早高峰的人流把身体贴过去,在对方暗爽的时候突然大喊一声“他是痴汉!”接着把事情闹大,把人送到派出所。就算被无罪释放,也赶不上比赛。


若是个纯情的对象,就更简单了,只要假装谈几天恋爱,再在比赛当天突然搞得他心烦意乱无心打球。


看起来轻浮不要脸的,简单粗暴诱惑一下再带到兄弟们埋伏的地方揍进医院。


当然,如果遇到个祥子喜欢的帅哥,就是在情趣旅馆里开个房间,通过高超的床技和体力把人榨得精尽人亡,腿软着去比赛,这也算是最幸福的套路之一。


有女朋友?也不是问题,祥子正是喜欢抢别人男友的类型,越是有女朋友就越是有兴趣,无论通过什么手段都可以抢得过来,因为男人这种生物也永远是喜新厌旧的,见到新鲜的美女就能立刻背叛所谓的真爱。


一个学期过去后,关东各大高校高校也流传着“被雾崎第一的蜘蛛女郎盯上就意味着自动退赛”的传说。


 


—————————————————


今年的IH,雾崎第一靠着肮脏的战术一步步地走到了十六强赛,对上了被称为“青之精锐”的海常高校。


那本来就是个全国级别的篮球强豪校,今年加入了奇迹世代成员,无疑是个碍眼的强敌。


不过奇迹的世代对花宫造不成威胁,不管是天才还是秀才,只要被毁了就是一团垃圾。


更何况,再强也是年轻气盛的死童贞,在祥子面前就会变成听话摇尾巴的小奶狗。




花宫带着海常正选的照片进了更衣室,刚开门就闻到一股刺激性的油漆味 


这个画面算是色情还是令人来气呢??


祥子正坐在桌子上,一只脚被篮球部的大前锋原一哉捧在怀里,一笔一画地涂着酒红色指甲油,另一只脚踩的地方就算是花宫自己都不忍直视。


虽说是男子更衣室,但祥子进进出出从来不害羞。开始还会别扭,久而久之濑户古桥换衣服也抱着“留着一条内裤就无所谓了”的心态不再躲着她,山崎再害羞也学会了在柜子门后迅速换衣。最近几天,不光是祥子,连哲娜也不再顾及男女有别了。


明明是同岁,哲娜在祥子面前就像个初中小女孩,暑假期间她每天都穿着方便活动的私服,和祥子露胸又露腿的风格完全不同,说她是小五岁的妹妹都不过分,不光是身高和胸部,连手都比祥子小个两三圈,现在那双小小的手被祥子抓在手里涂指甲油。


“你们在干嘛?”


哲娜第一个注意到花宫的存在,把手举到眼前,十指张开给他展示新的指甲。


“祥子说我的指甲太没意思,就给我涂了新的颜色,怎么样?”


清纯的脸蛋和纯黑色的指甲不是一个和谐的组合,作为反差萌倒也可爱。


“很适合你哦,非常漂亮。


……………………怎么可能啊,笨————蛋————!!!这种女巫一样的颜色看着就讨厌,祥子,给她擦掉!”


 


“不是挺好的吗?哲娜是黑子,所以要涂黑色!对吧?”


“唔……其实我也觉得黑色的有点不适合我……”


“那下次我们去美甲店~”


说完,祥子在哲娜未干的指甲上吹了口气,说了句“乖乖别动哦”,完全无视了这里还有个主将大人。


 


“祥子,在这里选一个。”


花宫把照片像扑克牌一样摊在桌子上,原见状噗嗤笑了“花宫你好像牛郎店的经理唉~~”得到的却是个暗示着“那你就是店里靠卖身赚指名率的低级牛郎”的白眼。


蜘蛛女郎收起了轻浮的笑容,认真地把照片捏在手里,一张一张地翻。


“嗯……太老好人了,无趣。”


 


“像个没神经的笨蛋,跳过。”


 


“眼镜啊?以前认识个戴眼镜的神棍,我现在见到眼镜男就会产生排斥。”


 


“这个,脸长得不赖,但总觉得哪里怪怪的,还有吗?”


 


“笠松……是队长?三年级?看起来还像个处男啊~”


 


翻到了最后一张照片,祥子眉头一皱,也不评价就把照片扔到了一边。


“就笠松了。”


 


照片飘到祥子的脚边,被原一哉捡了起来。


“哇!这不是黄濑凉太吗?!祥子居然pass——?”


 


高中篮球界没有人不知道黄濑凉太,初中才开始打篮球却已经有着过人的身体能力,同时也拥有三百六十度无死角的外貌,连不懂篮球的女孩也会被吸引。按祥子总是在正选里挑最好看的人攻略的作风,她不可能不对黄濑有兴趣。


原一哉抬头对上的是花宫“糟了”的臭脸,和哲娜若有所思的表情,祥子已经收拾好包包走人了。


“哈??她今天又不是生理期,突然发什么脾气……”


“别管她,滚去训练。”


按照对花宫一年多的了解,如果他不想说的话怎么问都问不出来,便把目标转向了可爱的哲娜小学妹。


“哲娜宝贝~他们是怎么回事昂?”


 


“祥子和黄濑君,国中时期是恋人关系。”


“哦……这样啊~”


“虽然为什么分手我不知道,不过,学长不要当着祥子的面提到黄濑君哦?”


 


“花宫!!今天的训练我先早退了!”


说完,原就追着祥子跑了出去。


明天肯定是三倍训练加上请吃冰淇淋了,但比起那个,他更在意祥子的事情。


原和祥子一年前开始也开始了定期的炮友关系,祥子进了雾崎第一之后交往也更加频繁,学校里的保健室体育仓库小树林和放学后的教室里都留下过亲密的痕迹。


纵欲过度被花宫命令比赛前禁欲也不耽误原在训练之前摸摸腿亲亲脚,无论是训练结束后大家一起去吃东西,还是周末去海滩,都默认了原的身边是祥子的位置。


在外人看来他们是恋人一样的关系,不同的是,原和祥子之间没有沉重的感情羁绊,中途搭讪其他人的情况也常有,吵架的原因也无非是些第二天就能和好的小事。这样的关系不被认同,但确实轻松愉快。


 


祥子很多地方都比原还有男子气概,拧瓶盖开罐子打蟑螂修电脑都难不倒她,像花宫说的一样,她和男人没什么区别。


但那么强势的女孩竟因为前男友而动摇,原不可能不在意。哪怕没有那一层肉体关系,他也想作为普通朋友的角度看看祥子难得少女的一面。


 


看到了还能借此欺负她,多有趣?


 


—————————————————


海常高校篮球部的队长和花宫不一样,是个认真又热血的人。


炎热的盛夏还要这么努力,看着就难受。


祥子是怕热体质,到了夏天,除了穿比基尼去海边冲浪以外,是说什么都不肯出门的,阳光是皮肤的大敌,涂防晒霜就很烦,稍微动一动,防晒霜和汗就会混在一起也很讨厌。


 


幸好观众席不太热,安静坐着玩手机也能凑合着忍忍。


 


“今天练习结束!回去好好睡觉!明天要赢雾崎第一啊!”


“哦哦哦!!!”


 


不会赢啦——


因为你们的队长无法参赛了。


 


祥子用手指晕了晕刚补好的口红,啪嗒一声合上了粉饼盒。


 


男人和女人最大的区别就是,上厕所不需要人陪。


笠松一个人从洗手间里出来的时候,正被躲在一边的祥子堵了个正着。


 


刚刚还威风凛凛的篮球部主将在陌生女孩面前失去了所有的气势,脸红到耳根,连说话都不清楚了。


“请问……有事吗?!”


 


笠松就像看到了美杜莎后化身为岩石的男人一样,连眼睛都不知道往哪看。


祥子直勾勾地盯着笠松,他根本不不敢对视,再往下是戴着chocker项链的纤细脖颈和低胸领口里裸露出的锁骨和事业线。


光是普通女孩就已经足够让笠松头疼了,遇到祥子这一类型的,就相当于是让新手玩家直接去打boss。


 


“刚才有看你们练习哦,觉得学长你很帅就想认识一下…”


祥子向前一步,把笠松堵在了墙上。短裙下裸露出的美腿堵在了笠松腿间,一低头就闻到了她身上一股甜丝丝的香气,比很多女高中生用的香水都成熟,绝对是个危险的女人。


“今晚要不要陪我?不会让前辈后悔的,呐?”


“对不起我……”


 




“我家的主将可没那么容易被攻略哦?雾崎第一的蜘蛛女王。”


清冷的声音撕破了祥子布到了一半的蜘蛛网,不用说,就是黄濑凉太。


他比初中的时候长高了不少,身材也随着成长出落得更有男人味了,脸还是那么好看,比杂志还好看,只是脸上没有杂志上的营业微笑,那令人讨厌的上目线充满轻蔑和冷漠。


“今天吹的是什么风呢?总不会是被我甩了就来复仇吧?”



“打发时间啦,对我来说,被我甩掉的前男友已经死了,觉得海常的主将大人很可爱勾搭一下而已,怎么?分手了还要管我的私人感情吗?凉——太?”


 


“哈?谁在意你怎么样了。”黄濑扬起嘴角挑衅道。


“我只是,不想和一个弱到只能耍阴招的球队比赛,希望你不要妨碍我。”


 


任谁看,这两个人都是不愉快的,空气中尴尬又充满了火药味,一点就会爆炸。


笠松咳了一下,便拉着黄濑离开。


“走了,有什么事回去再说!”


“啊啊啊~~~前辈~~你拉得我好痛!!”


 


突然,黄濑想到了什么,便停下了脚步,示意笠松先走。


 


“还在用我送你的香水?”


 


祥子身上那甜甜的味道确实是黄濑曾在圣诞节时送她的礼物,金色流沙的限定版对初中生来说非常昂贵,但比起礼物,印象深刻的是黄濑那天像偶像剧那样捧着一大束玫瑰在表参道大街上等着她,笑起来比满街霓虹灯之间飘舞的雪花还好看。


一直嗤之以鼻的偶像剧剧情发生在自己身上,居然也没那么令人恶心。


心里也清楚黄濑只是作为男朋友做了该有的形式感,玫瑰和礼物也是有钱没地方花才买的,就算女友不是祥子,他也会这么做。


不过,不断问着“感不感动?”“喜不喜欢?”“快拍照炫耀啊!”的黄濑是真的很可爱。


 


越是甜美的回忆,就越不愿被提起,尤其是被当事人取笑。


 


还在用你送的香水?都怪你一下子送了100ml装啊!笨蛋!


 


祥子攥紧拳头,冲上去挥向黄濑的脸。


可惜,拳头接触黄濑的脸颊之前,祥子就被躲在边上围观的原从背后抱住。


“Honey~不要每次吵架都赌气找别人搭讪嘛~我道歉就是啦~”


 


对原的出现,祥子和黄濑都意想不到。


“你又是谁?”


 


原一把将祥子搂在怀里,吹了个大大的泡泡,不紧不慢地说道。


“抱歉~我还没有做自我介绍。”


“唉…………我是雾崎第一的原一哉。”


“是祥子现在的男朋友。”


“不知道你是奇迹的世代还是什么……”


“作为男朋友倒是不怎么样呢——”


 


轻浮的不良少年说话的语气不凶,刘海下那双神秘的双眼倒是让黄濑浑身恶寒。


下一秒,他又换回了一开始那吊儿郎当的样子,把整个身子都挂在了比自己矮半头的祥子身上。


 


“Honey~今晚想吃披萨唉~回酒店一起叫外卖吧?”


 



评论

热度(27)

  1. 长发的美人真好嗑奶汁洋葱炸鸡块 转载了此文字
    这个设定也太棒了吧!!!黄灰的过去虐虐的qaq不知道最后是黄灰还是原灰……对我们可爱的祥子好一点啊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