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发的美人真好嗑

宇智波六件套 哈德 GGAD EC 盾冬 锤基 霜冬 卫聂 政聂 墨凤 良凤 星明 紫赤 赤黛 黄灰 虹灰 最近新萌上了旭润 拆cp没关系 不要逆我cp 我会骂人的

【卫聂】在BOSS面前调情是怎样的体验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真的惨哦

长剑浩歌:

“嘭”的一声,翻涌的气浪破墙而出,早已承受不住的紫兰轩终于在一瞬间倾覆。
卫庄站在灼灼焰火之中,独自面对着那传说中手持黑白双剑的天字级杀手。
月色如银,缓缓流淌到他的白发上。
鲨齿突然嗡的一阵。

仿佛一片坠落的月光,白衣翩然而至。
火焰的中心已经赫然多了一个人。
盖聂与卫庄背向而立,青锋已然出鞘。
卫庄表情未动,只轻轻哼了一声,“来得竟这么晚。”
他只是如往常般随口嘲讽一声师哥,却意外的没有收到对方的回应。
“师哥?”
“……嗯。”背后的人终于开口了,声调却远不如平日里清亮,竟然带了一丝闷闷的气音。

卫庄不动声色的往他身边移了移,背部完完全全抵上了对方。
果不其然,一阵幽幽的酒香缓缓袭来。
“……你喝酒了?”
“……你受伤了?背后的声音同时响起。
看来是闻到了自己身上的血腥气。

卫庄长眉一挑,“区区小伤而已。”随即又眸色一暗,“我不在你也敢喝酒?在哪喝的?和谁喝的?喝了多少?”
对方的呼吸声混着酒气弥散在空气里,却没有回答他的问题。
卫庄悄悄腾出一只手伸到背后,轻轻在那人左腰窝处捏了一把。
这本是他们在鬼谷时他欺负师哥的常用手段,专门用来对付盖聂不理他的情况。只有他知道,那人看起来云淡风轻,偏偏十分怕痒,被他掐了之后,总会多少有些反应,百试不爽。

但没想到此时一捏,盖聂竟然直接呜咽了一声,顺势就倒了下去。
卫庄反应奇快,一个回身就揽住了他。
“唔……小庄……”
这时他才看清盖聂的样子。

那深潭般清亮的眼睛此时凝着一层深深的雾气,在月色下显得水汪汪的,仿佛就要滴出水来。脸颊红彤彤的,连挺翘的鼻尖也被染上了一点红色。
他尽力想要站稳,于是伸手搭上了卫庄的肩膀,没想到又一阵晕眩袭来,左摇右晃的,反而直往卫庄怀里撞去。

卫庄皱了皱眉,手下却悄悄把他往怀里带了带。“你这是怎么了?”
“……这酒……后劲真大。”盖聂索性放弃了,由着自己倚在师弟肩膀上,“方才被四公子绊住,为了王上的安危……多喝了一些……”
……又是王上……明明是在自己怀中,口中却还念着别人。

卫庄又狠狠捏了那一把腰间的软肉,满意的再次听到一声吃痛的呜咽。他低下头凑上那人耳边,“你的那个王上就那么重要吗?你和他也会这样吗——”
“你胡说。”盖聂有些恼怒,顺势推了他一把。但他此时醉态醺然,无论是语调还是动作,都失了往日的气势,在卫庄的耳中听来,颇有些娇嗔的意味……

卫庄只好又扶住了他。看着那人紧锁的眉头,声音不由得温柔了一些。
“你醉的这么厉害,为什么还要回来?”
盖聂一脸讶然:“不是你在这里吗?”
——因为你在这里,所以我一定会回来。

眸中流转的波光使得他看起来更加无辜而茫然,朦胧的醉态使得那刀锋般的薄唇无意识的微微张开,露出一小截粉色的舌尖。
仿佛……在诱惑着什么。

等卫庄反应过来,他已经尝到了那所谓后劲很大的酒……嗯,很是甘甜。

可惜他没享受多久,就被狠狠推开了。
面前的人已经脱离了他的怀抱,以剑柱地直直的站着。明明眸色清醒了许多,脸却更加红了。
盖聂微微侧目,看着一旁围观多时的黑白玄翦,感觉到后者的杀气似乎越来越强烈了。

“小庄,此人实力不在你我之下。不可掉以轻心。”
“师哥所言极是。”
鲨齿与青锋同时掉转剑尖,向着那等候多时的对手。
“纵横合璧——
看来要全力以赴了。”

———
黑白玄翦:MMP你们亲够了没有

评论

热度(37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