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儿子怕是个傻子

【乡土风】 槲寄生下你和我

(手动捂脸

秦阑殿:

一脸懵逼的马拽哥上线


逃婚?妈的贼巴刺激了


0.2


  然而此刻最懵的肯定不是哈疤头这个去年刚从县里那所红狮技校毕业的愣头青,因为远在绿皮蛇大学、打死都不想回家的马天龙终于还是在他妈黑水仙的威逼利诱下坐上了返乡的大巴车,怀里还紧紧揣着他上回答应给哈疤头捎的几本书。


  一番折腾之后总算是到了地方,但是他根本就想回家。本来也是,二十好几的后生仔了,媳妇儿讨不到就算了,连个像样的女朋友都没有,前几年还听黑水仙念叨着连那个脑子不大灵光的高壮都有个儿子了呢。


  马天龙挠了挠头,感觉自己的头发又掉了不少。


  既然不想回家,但是总得有个地方去啊,于是马天龙看了看怀里的书,又抬头看了看已经暗下来的天,大步流星地就往屯儿西头走去。


  他没敢走哈疤头家的正门,怕被人瞧见再告诉他爹妈,他猫着腰摸到了哈疤头那屋的窗户前,抬手轻轻扣了扣玻璃,然后给听见动静的哈疤头打手势让他把自己放进去。


  “马天龙?你怎么回来了?你准备什么时候结婚?哪家的姑娘?好不好看?”


  马天龙第一次觉得哈疤头比那个叫什么敏的姑娘问题还多,问得他一愣一愣的。


  “你先小声点儿吧,我的疤头祖宗,”马天龙先是不耐烦地把一摞书塞到了哈疤头的怀里,然后自己从窗户跳进了哈疤头的房间,“我这次回来是想逃婚的…”


  “什么?!逃——唔!唔…”哈疤头吓得刚要喊出声就被马天龙眼疾手快地捂上了嘴,他瞪了哈疤头一眼,“不是跟你说了小声点吗?”


  哈疤头有些抱歉的点点头,然后发现现在他俩人的姿势有些尴尬:马天龙一手捂着他的嘴,另一只手搂着他的腰,包在花布里的书早就哗哗啦啦洒了一地,哈疤头还惊奇地发现他自个儿的两只手正摸在…摸在马天龙的胸口上。


  最怕空气突然安静。


  还好万莉莉及时出声救场:“咋地了疤头?什么玩意儿匡匡响得闹动静啊?”


  俩人吓得慌慌张张的分开,像是真的被别人撞见了啥事似的,哈疤头的脸都涨得通红,他喘了口气儿才冲着门外喊了句:“没事儿妈,就是书倒了几本。”


  万莉莉又念叨一句啥哈疤头也没心思听了,他转头看着也是脸红得快跟韦妮儿头发一个色儿的马天龙,有点不好意思地挠了挠头:“你脸红啥?”


  “你不是也一样?”马天龙喘着粗气,大眼睛一直盯着哈疤头那张越来越红的小脸,然后干巴巴地硬扯了一句“我那回送你的诗集你还留着没?”


  “留着呢留着呢,我天天都看,对,天天都看。”


  放屁吧你就,马天龙在心里骂了一句,要是天天都看你能看不见那封瞎子都能看见的情书?


  “那你有啥心得没有?”他脸皮儿薄,连那封信都是犹豫了快一个月,被林利亚鼓励之后才小心翼翼地塞进去的。


  哈疤头也是个明白人,说实在的他不是没对马天龙存过心思,虽然说时代变了,俩男的结婚不是什么大新闻了,而且他们屯儿还是屯长邓布利亲自带头的,但是关键是马天龙他爹是个鸡蛋里边挑骨头,对穷人偏见至深的封建无脑暴发户啊。


  哈疤头抿了抿嘴唇,想着人生能有几回搏,带着一股子豁出去了的架势抬头看着马天龙,然后张了嘴:“小龙,我也挺喜欢你的,但是你爹…你爹肯定不会答应的。”


  “我要不还是别逃婚了。”


  “啊?”


  “我们私奔吧。”

评论

热度(7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