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儿子怕是个傻子

【姑且算是723生贺?】蛇的复仇(1~2)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白川:

迟来的佐助生贺。一个没有什么生贺味道的文……


迟到这么久,还没写完,先发出一点点混个更新……三次元忙是一方面,还有一点,就是我沉迷only,无心撸文。天天想着距离only就有XX天了,还有XX天就能见到大家了,激动到失眠(你)。only结束后一定会补完它!为了我爱的小佐助>333<


真的非常感谢小佐助,在这一年来,带给我这么多的快乐,我会一直爱你和鸣总!


官二代人类(?)鸣人X蛇精佐,还是恶搞风,OOC得没眼看了,希望大家能看得开心!


爱佐助,也爱爱着佐助的大家,给大家比哈特❤


 


(1)


回想起来,那差不多是200年前的事情了。


那时候宇智波佐助还是一只小小的青蛇,才修行80年左右,修为尚浅,未能化为人身。身为名门宇智波一族的末子,他从小受尽家人宠爱。本来,根据宇智波一族的族规,这么小的孩子,是不能在没有监护蛇的情况下,独自跑出去玩的。但是小蛇天性顽皮,他经常趁着哥哥宇智波鼬研究哲♂学的时候,溜到附近的山上散步。


那一天,佐助在南贺川边的森林里,意外地发现了一株番茄。


绿油油的秧子,小灯笼一样,青中透红的果实,散发着未成熟番茄的清香。佐助的眼睛一下子就亮了。是的,虽然佐助是一条青蛇,但他非常喜欢番茄——其实宇智波家的蛇,口味都和别的蛇有点不一样,比如他的哥哥就特别喜欢吃三色丸子;小叔叔则对红豆糕情有独钟。总之,佐助发誓,那天在南贺川见到的番茄,是他这八十年来,见过的最漂亮的番茄了,佐助真想立刻把它摘下来,吃进肚子里。


不,还不能着急,这番茄还没有成熟,佐助吐出信子,舔了舔嘴唇,在之后的日子里,太阳会给它足够的阳光,雨水会温柔地滋润它,直到它变成一颗完美的,成熟的番茄。那酸酸的味道,一定会让人着迷,简直迫不及待,想看到它成熟的样子。


于是,小小的佐助,有了人生,不,是蛇生中,第一个需要守护的对象。


自从在南贺川边邂逅了那颗番茄,佐助隔三差五就会悄悄溜出来,查看番茄生长的状况。他甚至给番茄娶了个名字,叫做小红。转眼间,到了7月22日,小红的长势喜人,果实愈发的饱满,在阳光下,散发着如同红宝石一般的耀眼光芒,柔软的果肉,发出酸涩中带着点清甜的气息。看到了这样的小红,佐助下了一个结论:小红可以吃了。


他本来想今天就将小红一口吞掉,但是转念一想,明天就是自己的81岁生日了。他守护了小红这么久,小红简直就像是他种的一样了。不如把小红当做自己81岁的生日礼物,那多有意义啊!


可惜当时的佐助,还不知道,flag不能乱立。


 


7月23日一早,佐助趁着家人没有注意,哼着小曲,摆着尾巴,轻快地游到了南贺川。然而,他刚刚游走到番茄地里的时候,眼前发生的一幕,却让他伤透了心。


那是一个金发的小童,看上去也就7、8岁左右,正是讨人嫌弃的年纪。南贺川一代鲜有人类,所以佐助才敢在光天化日之下就溜出来游玩。见到小童,佐助急忙躲进草丛里,暗中观察小红的状况。


小童看到小红时,蓝色的眼睛一下就亮了。脸上独特的六道胎记,也像胡须似的,一抽一抽。“有果子!”小童大喊了一声,随即摘下了佐助守护了一个多月的番茄,那动作,就好像随便摘下一朵路边的野花似的,毫无怜悯和珍惜。然后,在佐助还来不及伤心的时候,小童便将番茄送至自己的嘴边,大大咧咧地咬了一口。


佐助的心都在滴血了。


然而最让他心碎的,还不是小红被陌生的男孩吃了,若是男孩肯好好地吃完小红,虽然可惜,但小红也算得到了一个好的归宿,佐助也不至于那么难过,可恶的是,那孩子咬了一口之后,面部表情扭曲,五官都挤在了一起,他一口吐出了番茄,“酸的!”


有病啊,番茄当然是酸的了!


佐助气得眼睛都红了,在他亲眼看到男孩将小红丢进南贺川的时候,再也按捺不住内心的气愤,也不管自己只是一条没有法力的小蛇,就像窜出去找孩童理论。然而关键时刻,忽然有人缠住了他的尾巴。


佐助一回头,竟然是自己今年196岁的哥哥:鼬。


“住手,佐助。”鼬的声音非常冷静,“你不是他的对手。”


“可是,小红它……”


就在自己愣神的功夫,一个白发苍苍的老人喊住了小童,催促他快走。小童揉了揉鼻子,悻悻地说了声“知道了,好色仙人。”便跑走了。


 


佐助狠狠地盯着孩童远去的步伐,心中恨意腾盛。


前面也说过了,鼬哥今年正好196岁,196岁,那是什么概念,那是14的平方啊!正是最为中二的年纪。只见一阵烟雾过后,鼬哥化为人形,是个有着一头黑发的少年,他伸出右手,扶住自己的法令纹,高声说道。


“我愚蠢的欧豆豆哟!继续憎恶吧!憎恶会成为你的食粮!成长吧!然后……”


总有一天,你会超越我。


鼬哥心中这样想着,并被自己“好哥哥”的人设感动了一把。


 


“话说,哥哥,你为什么会跟我过来?”


“……妈妈喊你回家吃饭。”


 


(2)


转眼过去了200年。


200年后的宇智波鼬,风度翩翩,一表人才,为人处世极有风度,在人类社会都有许多的追捧者,粉丝们称他为“鼬神”。当然,那时候的鼬神,早就忘了200年前,他是如何在少年的心中,埋下了一颗仇恨的种子。


佐助早已长大,化为温润如玉的贵公子,甚至还收了一个叫水月的鲨鱼精做小弟。这200年来,他去了很多的地方,吃了很多的番茄,然而,对于小红的事,他却念念不忘。当年未能吃到的小红的味道,成了他心中永远的痛。


他自觉法力已经很高,是时候将自己心中酝酿已久的复仇计划,付诸于行动力。


 


说到报仇方法,佐助心中早已有数。他觉得自己的报仇方法简直不要太残忍:当年的孩童,轻易摘走了他栽培照顾了一个多月的番茄,还不把番茄好好吃完,简直玩弄了佐助的心。而佐助,也决定玩弄孩童的心,他要先让当年的孩童爱上自己,然后再狠狠地甩掉他,让他也尝尝自己当年伤心欲绝的滋味!


这个复仇计划,把小弟鬼灯水月听得目瞪口呆,都不知道该从哪里吐槽才好。比如你都快300岁的蛇了,跟个小屁孩教什么劲;还有这都200多年了,当年的小孩转世都转了2、3回了,多大仇你要揪着人家转世不放;再比如不就是个番茄嘛!而且人家番茄根本不是你栽培的好么,你所谓的“照顾”也就是每天过去看一眼,然后心里琢磨着“嗯,再过个把天就能吃了,”求番茄的心理阴影面积啊!然而,最后的最后,水月只说了一句话。


“老大,咱少看点狗血八点档成不?”


水月的话,当然不予采纳。毕竟,给小红报仇,可以说是佐助这两百年来的坚持。讲道理,他每次看到漂亮的番茄,心头都会泛起对(没能吃到)小红的浓浓的失落感。总之,他一定要让当年的孩童对他道歉!要他哭着哀求自己哼!


 


当然,200年来,当年人迹罕至的南贺川,也已经发展成了有不少住户的大型村落。佐助和水月蹲在南贺川边,水月叼着酸奶的吸管,佐助往自己嘴里塞着番茄,他们看着南贺川边人来人往。忽然,佐助眼睛一亮,“找到了!就是他,不会错!”


“老大好厉害啊!”水月一脸的崇拜,“我早就听说你们宇智波一族会那种,能看到别人前世的法力?真的那么管用?”


“不用看,我也知道是他。”佐助站起身,将吃剩下的番茄小心翼翼地包好,整理了一下仪容,对水月发号施令,“走,撩汉子去!”


“等等,老大,你认真的吗?”水月一脸懵逼,“不是,你要真想撩汉子,咱是不是先把性别换换?”


 


漩涡鸣人,确实长了一张不用佐助施法,就能确认他身份的脸。


如阳光般金灿灿的短发,天空般湛蓝的眼睛,以及脸上那会随着表情跃动的六道胎记:这一世的漩涡鸣人,和他的前前前世未免太过相像。转世又不是生子,没有什么基因的遗传,按理说不可能有人和自己的前世能如此相像。可是当时的佐助,因为报仇心切,居然都没有注意到这一点。


漩涡鸣人出场的时候,非常的拉风。他是木叶村村长波风水门的“傻”儿子,也是村长的独子,有着“官二代”的显赫身份,再加上他长得确实帅气,身材也没得挑,他的所到之处,总是围满了莺莺燕燕 。女孩子们不好意思直接围上去,想着在未来的夫君面前要矜持,总是待在鸣人2、3米之外,时不时媚眼如丝地瞥上鸣人一眼,猜测着对方是不是注意到了自己。


 


“老大,你说要撩汉子,具体怎么操作啊?”水月吸了一下鼻子说道。


“这个简单。”佐助抱着手,冷哼一声,“区区人类,撩他们的办法,我一秒能想出十几种来。”


——不愧是每天蹲守八点档的男人。水月心中默默吐槽。


佐助结好了印,暗中施法,只见刚刚还晴空万里的天气,忽然狂风大作,天色骤然暗了下去,雷阵雨就要来了。


佐助自信地笑了一下,他拿起伞,刚要走过去,鸣人的身边,瞬间就被女孩子们围了个水泄不通。


“漩涡公子!我这儿有伞!用我的伞!”


“呸!用我的!”


“干什么你这八婆,明明是我先来的!”


“是我先来的好吗!我STK鸣人的时候,你还没出生呢!”


“呵呵,怪不得这么老气,原来真是个大妈。鸣人根本不会看上你这种大妈的,识相点让开好吗?”


“你丫找揍!”


所谓的民风彪悍,大抵就是这样吧,在可以动手的时候,就别动嘴。


 


官二代漩涡鸣人看起来有些不知所措,他不知道忽然之间从哪里冒出这么多姑娘,一个个战力似乎不输给自己的青梅竹马春野樱,拳打脚踢之间,还夹杂着“滚开!漩涡鸣人是我的!”“去你的,我才是要成为下任村长夫人的女人!”等叫骂声。


鸣人脸色发白,他得空拍了拍一位姑娘的肩膀,“那什么,有话好好说,别为了我……”然而话没说完,就被已经杀红了眼的姑娘一把推倒在地,“起开,别妨碍老娘战斗!”


 


鸣人被推得坐在地上,忽然,他的眼前,出现了一只纤纤玉手。


顺着那只胳膊向上望去,鸣人看到了那让自己一生难忘的容颜:白皙的皮肤,精致又干净的五官,肆意张扬的黑发,轻轻抿起的嘴唇,以及……那正看着自己的,如同黑宝石般明亮的眼眸。


在他的眼睛里,倒映出有些窘迫的自己。鸣人忽然觉得周围的战场已经离他们远去,姑娘们的叫骂声再也无法入他的耳朵。以他和眼前的这位公子为圆心,仿佛有一个直径两米的结界,在这个结界里,只有彼此。


嗯,事实上,佐助确实也做了一个直径两米的结界,那些姑娘们都无法进入。当然,佐助确信,身为人类的鸣人,是不可能感知到这个结界的。


鸣人尴尬地咽了口口水,他拉住了佐助的手,站了起来。佐助的手虽然白皙纤细,但却骨节分明,并不似女性般柔软。鸣人自己都没有意识到,他正用自己的手指,来来回回地抚摸着佐助的手,感受着他的温度。


“这位公子,请问您是……”


这时,佐助小施法术,一个姑娘忽然直直地撞在了鸣人的背上,鸣人一个趔趄,直接扑到了佐助的怀里。早有准备的佐助稳稳地抱住了鸣人,在鸣人抬起头的时候,用清冷的声音质问他:“你没事吧?”


鸣人摇了摇头,佐助看着撞到鸣人的姑娘继续加入打架斗殴的队伍,才抓着鸣人的手说:“跟我来。”顺便给混杂在群架队伍里,目瞪口呆,心里感叹着“这都能成功”的水月,比了个胜利的手势。


 


鸣人拉着佐助的手,看着他东躲西转,绕出了女生们的包围圈,而女孩子们居然没有发现——这当然是因为佐助的法术,但鸣人应该是不知道。等到了安全地带,天色已经放晴,鸣人一脸感激地看着佐助:“这位少侠,谢谢您救了我,请问您尊姓大名?”


佐助却摇了摇头,只说了一句“以后要多加小心”,便转身离去。将鸣人的那句:“少侠,至少留个联系方式吧!”当做耳边风。


 


“你为什么不给他联系方式啊?”回到佐助在人间的别墅,小弟水月不解地问他。


“你懂什么,太轻易到手的都不会珍惜,”佐助啃了口番茄,一脸的得意,“我这叫放长线钓大鱼,你等着,今儿晚上我给他托个梦,过不了几天,他就该满世界找我了。”


“春……春梦?”水月脸红了,他尴尬地摸了摸鼻头,小声地问道。


“什么春梦?”佐助一愣。


“…………老大,就你这样还想玩弄人心?”水月嗤之以鼻,看起来,自家老大所有关于人类恋爱的知识,都是从脑残狗血偶像剧里学来的,电视剧里不能演的事,他都不知道。


“反正我快成功了。”


“我还有最后一个问题。”水月放下了酸奶,一本正经地问自家老大,“老大,你是怎么看出,这个漩涡鸣人是个基佬的?”


“…………什么基佬?”


“……没事。”


有那么一瞬间,水月忽然觉得,自家老大和漩涡鸣人,如果发生了什么,其实不能说都是自家老大精心安排的,真的都是天意。




TBC

评论

热度(30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