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发的美人真好嗑

宇智波六件套 哈德 GGAD EC 盾冬 锤基 霜冬 卫聂 政聂 墨凤 良凤 星明 紫赤 赤黛 黄灰 虹灰 最近新萌上了旭润 拆cp没关系 不要逆我cp 我会骂人的

【HD】爱的预感(下)

ron:我的内心毫无波动noooooooooo

Psychopath:

小龙的场合
* 捏他《未成年的主张》

*全篇日常 我爱他们打嘴仗 不严谨
--------------------------------------------------

“闭嘴,布雷斯,我是不会去的。”
“为什么不呢,德拉科,想想看,当着所有人的面给波特一个机会,多么盛大的规模。”布雷斯和德拉科坐在壁炉前的沙发上,跳动的火光在脸上映出明明暗暗的纹路。
“好让他再一次让我在全校人面前丢脸吗,死心吧。”德拉科语带嘲讽的回了话。“况且,我毫不怀疑,如果我胆敢站在那里说出一个字,我父亲的咆哮信在当晚就会抵达斯莱特林的地窖。马尔福家族的尊严可不容有失。”

“可怜的德拉科,我还以为你们的关系有所缓和呢,毕竟你们还一起去了霍格莫德不是吗?”布雷斯不怀好意的停顿了一下“怎么样,蜂蜜公爵的新品好吃吗?”
“哦,新品,还不错,一如既往地…够了!布雷斯,别再打探了。那不意味着任何事,虽然我不知道波特是发了什么疯在今年试图与我重新建立,我想想,友谊。”小马尔福并不诧异布雷斯知道他和波特一起去了霍格莫德,毕竟他们是精明的斯莱特林,而不是格兰芬多那群有勇无谋的蠢狮子。
“你还在叫他波特,我以为你们已经开始互称教名了。”一直在旁听他们针锋相对的潘西插话

说到这儿,布雷斯和潘西互相对视了一眼,抓住对方的手,用一种甜腻到几乎恶心的语调深情款款的吟诵到:
“哈利~”
“德拉科~”

“你们两个再不闭上嘴的话,今年一整年谁都别想抄我魔药学的笔记了!”
“好吧好吧,潘西,很晚了,我想你该回寝室了,在我们的小王子恼羞成怒前。”

潘西闻言翻了个白眼:“那就晚安了,男孩们。”
德拉科和布雷斯目送女士离开了休息室,两个人又重新摔进了成堆的垫子里。

“所以潘西还不知道你的打算是吗?”德拉科不再用刚才那种尖锐的语调,转而用懒洋洋的口气询问着。
“是的,我还没告诉她,这是个惊喜,德拉科,我不想破坏掉。”
“你深情的让我恶心,不过也确实应该明说了,现在这样太不像话。只是我没想到你会选用这么,轰动的方式”德拉科犹豫着吞掉了他本来打算用的【矫情】一词。
“我很早以前就开始准备了,你知道,率先得到一点消息是很有利的,女孩子难以拒绝浪漫。当然,很大程度上也是因为我家并没你家那么严格的规矩。”布雷斯话锋一转,“所以你也真的不打算告诉波特吗?”

“告诉什么?向他表白吗?不,我很满意现在的情况。我是一个马尔福,而马尔福们有足够的耐心慢慢来。”
“家族,家族,家族。真是无聊透了。这次一定会有很多人借机向波特表白心意,你到时可别来找我哭鼻子。”
“省省吧扎比尼,你还是先担心担心自己。我几乎已经看到那时破碎一地的少女之心了。”


德拉科喜欢哈利波特这件事,目前只有布雷斯知道。在为和哈利去霍格莫德该穿什么而烦恼意外被撞见后,这件事就成了两人之间心照不宣的秘密。只有他们两个人的时候,布雷斯没少拿这件事来嘲笑他。

今年以来,就像他告诉布雷斯的,波特不知道发了什么疯,像签订了休战协议一样,他们突然就不再针锋相对了,波特甚至还主动去约他打魁地奇!从心底而言,如果不是因为波特当年狠狠的拒绝了他伸过去的手,马尔福少爷自认他也不会这么多年来一直针对波特。现在既然波特终于悔悟,那他也可以大度的宽容他之前错误的选择。

只是他没想到自己会喜欢上波特,他是说,波特虽然依然那么鲁莽,但其中也不缺乏真诚的勇气。尤其是他那双漂亮的祖母绿色,哦,顺带一提,小马尔福先生现在终于愿意承认波特的眼睛是祖母绿色了,在他们关系缓和之前他一口咬定那是癞蛤蟆皮的颜色——总之,哈利望过来的眼神里不再写满了不耐烦而是充满了暖意,这让德拉科觉得,棒极了。

他有足够的耐心和信心让波特喜欢上他,毕竟,马尔福们总能得到自己想要的。



终于到了大会开始的那一天,教师们早早结束课业,让躁动的学生们三五成群聚集在了魁地奇场。
等到所有教师也都入场后,天空已经变成了深邃的蓝色,邓布利多站在高台上,轻轻一挥魔杖,闪烁的银色星光从魔杖尖倾泻而出缓慢分散开来漂浮在空中,整个场景变得十分梦幻。
“好了,年轻人们。相信你们已经迫不及待了,那么,开始吧!”

【巫师的主张】大会正式开始了,随着名单一个一个报出,各种让人捧腹或落泪的表白快速地炒热了气氛。

“我希望我的舍友!睡觉的时候不要再打呼噜了!每天晚上施闭耳塞听咒真的非常麻烦!”

“赫奇帕奇的那位击球手学妹!自从上次比赛你把游走球打到我的脸上,我就像是被丘比特之箭射中了心脏,我爱你!请和我交往!”

“我是个纯血,但我真的很喜欢麻瓜产品!尤其是电视,有意思极了!”

“我希望我的妈妈能够不要再给我寄甜点了!很好吃没错,但是没有一个青春期少女希望自己看起来像只猪!”

“亲爱的瑟琳娜,我想我们毕业就结婚!请答应我吧!”


活动进行了过半,主持人大声宣布道:
“接下来上场的是来自斯莱特林的布雷斯·扎比尼!他有什么主张要向我们宣布呢”
在一番漫长的铺垫和鲜花音乐的映衬之后,“潘西帕金森,我在这里郑重向你求婚,希望之后我们能一同为我们的家族增添荣耀。”
而潘西这时候看上去已经要昏过去了,她泣不成声,胡乱的点着头答应。

“呕,他们纯血连表白都要弄得这么让人反胃吗”
姗姗来迟的德拉科听见这句话,挑了挑眉头“我没记错的话,韦斯莱,你也是个纯血,为家族考虑是我们最基本的要求。不过看样子你已经忘了?”
赫敏设法拦住了暴跳如雷的罗恩,哈利却因为这句话陷入了思考。他实在不能保证自己也能说出扎比尼那种,恩,套词。希望这不会成为德拉科拒绝他的又一原因。


“我是斯莱特林的三年级学生,我想向我的学长,德拉克马尔福表白!从我入学我就注意到了你,我喜欢你!”
突然被点到名的德拉科冷静的躬了躬身子,“谢谢您的喜爱,女士。不过我很抱歉我恐怕不能接受您的好意。不过如果之后您有了新的喜欢的人,我会祝福您。”
“格兰芬多的哈利波特,学姐我喜欢你很久了!你愿意和我交往吗!”
“谢谢你的喜欢,不过很抱歉,我不能答应你的请求!”哈利略有些尴尬的回应到,好在这位学姐看上去也不甚在意,甩了甩头发就从梯子上走下去了。


连续的拒绝让气氛一时之间变得有些低迷,好在接下来上场的韦斯莱双子把人们的好心情重新救了回来。
“我们是格兰芬多的乔治”
“弗雷德”
“我们今天站在这里,是为了向我们的哥哥,珀西,郑重宣告一件事!”
“亲爱的珀西,我们知道你十分看重自己的级长地位,但我们希望你能够不要在睡梦中也抱着级长徽章!”
“没错,尤其是在你已经误将它吞下去一次之后!”
伴随着珀西满脸通红的解释,他们滑稽的深深鞠了一躬,潇洒离场:“谢谢大家!”

······

主持人拿到下一个人名时惊讶的停顿了一下,不过紧接着他就以更高的热情大声说道:“现在,让我们欢迎这位意想不到的参与者,勇敢的格兰芬多——哈利波特!”

哈利躁动的心意外的平静了下来,耳边的声音如潮水般褪去,眼前的人群为他让出了路,在赫敏和罗恩惊讶的眼神中,他默默念出咒语:“火弩箭飞来!”
等待了几秒,破空声开始变得清晰,接着陪伴哈利赢得无数荣誉的飞天扫帚就稳稳的停在了他的拥有者面前,哈利一把跨了上去,深吸一口气,腾空而起。

回到自己熟悉的场地让哈利放松了一些,漂浮在半空中,简单的介绍了一下,然而底下众人茫然的表情让他意识到自己忘了施咒,无奈的再次拿出魔杖,敲了敲自己的喉咙,学生们这才发出了善意的哄笑,

“大家好,我是哈利波特。”
“我今天是想向在场的一个人告白”他假装自己没听见底下随着这句话爆发出的哭叫声。

听到这句话的同时扎比尼就扭头看向了德拉科,以他们的交情不难看出小马尔福先生现在的心情非常糟糕。
“停止看我,布雷斯。把你的头转回去。”

天空中波特的告白还在继续:
“我想很多人可能会在之后表达惊讶,所以我得先坦诚的告诉你们,在意识到我自己感情的那刻,我也同样觉得不可思议。”
“额,我喜欢的那个人,他在大多数人看来可能比较混蛋,一直以来我们的关系也不是那么融洽,但是今年以来,我逐渐意识到他也不真的就像过去表现得那样惹人厌烦,天哪,希望他不会为我这么说他而感到生气。”
“总之,在我们这一年的接触中,我爱上了他。虽然有些时刻他依然混蛋的令人烦躁,但和他共度的所有时间都让我———”说到这里哈利的声音突然降低了一点,甚至称得上温柔,又像是不好意思一般,摸了摸自己的鼻子。“让我,情难自禁。”

布雷斯面色古怪的看了身旁的德拉科一眼,但对方低着头不知道在神游什么,完全不像听到了波特在说什么的样子,他甚至怀疑小马尔福给自己施了个闭耳塞听咒。

“我本来不打算这么快就向他告白,因为我还不知道他究竟是怎么想我的。”
“直到我听朋友说有人计划在这个活动上向他表白,就有些坐不住了,我不能欺骗自己。”
听到这里的罗恩像是想起了什么一样脸色突然变得煞白,而哈利并没能体贴发现这一点,他的注意力全部放在另一个人身上。
“哦对不起,我把这搞得像一场演讲。那么————”他深吸了一口气,在场的所有观众也默契的屏住了呼吸,为即将到来的名字保持了绝对的安静

“德拉科·马尔福”
“请问我是否有这个荣幸,能够再次握住你的手?”

在自己的名字响彻在球场的那一瞬间,德拉科像突然活过来一般死死地抓住了布雷斯的胳膊,几乎全场的目光都向他这里射来。一贯享受众人眼神的小马尔福此刻却无暇顾及这点,他压抑住内心的欣喜,矜持的抬了抬下巴,一边在心底暗自祈祷声音不会听上去太激动,一边竭力维持着冷淡,面无表情地说道:
“当然,哈利·波特,如果这是你的请求的话。”

在以欢呼声为这一刻庆贺之前,一声尖锐的叫喊打断了所有人。
“RON————!”
众人向声音的源头望去,只看到格兰芬多的赫敏·格兰杰,惊慌地抱着紧闭双眼直直倒下去的罗恩·韦斯莱,而哈利还来不及庆幸德拉科答应了他,就被这一幕吓得立刻朝罗恩他们飞去。

目睹这一切发生的德拉科,悄悄松开布雷斯的胳膊,正了正领结,对身边人漫不经心的说到:“哦天哪,看看这帮鲁莽的格兰芬多。”


----------------------------END------------------
结束啦 是1个自己想写的故事
虽然写的不是很满意 但还是希望有人能喜欢(躺倒
总之,喜欢的话请告诉我一声啦XD

评论

热度(111)

  1. 长发的美人真好嗑Psychopath 转载了此文字
    ron:我的内心毫无波动noooooooooo